江哮:人世转圜太无常,凄风苦雨送小刚

承天庐2020-03-24 13:00:55


【承天庐主按】此文讲述了一段生离死别的师生情缘。作者虽为人师,却能放下师尊以朋友相处,尤其令人痛心的是,师生刚刚联系上,最后一面却是在灵堂相见!通读此文,字字句句皆发自肺腑,与韩愈《祭十二郎文》有异曲同工之妙。



2018年1月19日,农历腊月初三,星期五,冬雨微寒。


早上,刚走进办公室,就接到一同学打来的电话:“知道小刚的事了吗?也不知消息是否准确?真可怜!”


晴天中的一声霹雳,赶紧给熟悉小刚的人打电话,回答很肯定:小刚走了!


十点半许,微信中跳出几行字:“江老师,您的学生江小刚突发脑溢血走了,我带他回湖南老家。”是小刚妻张素莉发来的。


 我回复:“已知悉,悲从心来。人生无常,惟望节哀顺变。你们何时回岳,我去送他一程。”心情再也无法平复。


一个黑色的星期五!


生前帅气的小刚


对江小刚这个学生,我印象不深。也许我没有直接任教他的课程,但他说是,估计就错不了。要说,与他真正的交往,我认为应该从2016年9月16日算起。


那天,微信圈中一篇文章红遍了整个许市。《做了一个梦,天井山就在不远处》,文章是这样开篇的:


中秋节三天假,原本订好去蓟县农家院住几日,放松放松,呼吸下山里清新的空气,在雾霭山岚间听松涛阵阵,飒飒穿行。


无奈先生一连加班数日,筋疲力尽,只想窝在家里来个葛优瘫,弗洛伊德说,梦是现实欲望的满足,我假期小憩的想法被憋回了现实,陪着他老人家逛逛超市采购,在厨房里煎炒烹炸,只好让肚皮鼓的更圆滚一些了!


清晨做了一个梦,梦里置身先生的家乡岳阳天井山森林公园景区,其实俺婆家就在景区,山脚下农家是也。


这是谁家的媳妇?对天井山的一草一木这么熟悉?对千里之外的婆家这么深情?别开文章不说,作为世代生活在天井山脚下的我,忽地来了追问的兴趣。


小刚一家三口合影


很快就有了结果。这个署名张丽的作者,其实是我本家的媳妇,北师大哲学系毕业,在天津课人子弟为业,她的真名叫张素莉,他的先生名叫江小刚。


眼睛忽然一亮!


大抵是这篇文章直捣了天井山人内心的柔软处,勾起了许市籍众多在外工作漂泊者无边的乡愁吧?因缘际会,一个以“天井山人”命名的微信群很快就建起来了,没几天功夫,群友就突破了400人,不必说,群主就是张丽。


通过这个群,我与小刚就有了真正的接触。他热心地把我的拙作在群中转发,还发挥他的专长,为我的文章选配精美的图片。


有时,他也把他的文章发我“斧正”。我也时不时看他发在群中作品,比如,他的童年记事就一篇篇地出:《小人书》《猫》《坛子菜》《打泡丘》《人蜂大战》《乐声悠悠》《牛》……绘声绘色,再现了他苦难而快乐的童年生活。他乐观的生活态度感染了群中众多的乡友也感染了我。在群中,我得知,北京的知名乡友专门请他们夫妇去公司参观,畅叙乡情。


也是在群中,我得知,2017年6月17日,他们有了自己可爱的小宝宝,他们把老父亲接到北京天津游玩,他们在津蓟乡下享受快乐时光……我为他们时不时爆棚的幸福喝彩,也为他们夫妻充满深情的文字点赞。作为老师、乡友、宗亲,我真诚希望他们一家子永远这样快乐,幸福!谁知老天如此不公呢?天啦!


这是一个苦难至极的家庭!小刚的母亲38岁时因突发脑溢血撒手人寰,其时,小刚不到六岁。五年前,小刚的哥哥,因为同样的疾病不幸去世,时年36岁。而今,家庭的魔咒再次降临到小刚身上,他才37岁不到!


在小刚残破的老宅,我陪坐在他老父身边,这位中年丧妻、老年接连丧子,一生遭受百磨千折的老人眼眶内已然没有了泪水。握着他冰冷且布满老茧的手,我感受到的是他不住地颤抖的声音和周围近乎凝固的空气。


曾经幸福的一家


晚十一点,小刚妻子张素莉等一行人护送着小刚的骨灰终于来了。我看到她的时候,她一脸安详。她尽可能调整自己的情绪,安慰着声嘶力竭的小刚继母。素莉说,小刚是在1月17日晚十一点多发的病,是日,儿子刚满七个月,晚七点多,小刚还带着儿子和父母快乐视频过。


我不知这个戴着厚厚眼镜的文弱女子是怎样度过这个黑暗夜晚的,一边是命悬一线的丈夫,一边是嗷嗷待哺的娇儿,在这个举目无亲的陌生城市,她要呼打急救电话,护送昏迷不醒丈夫赶赴医院,她的惊恐、她的无助、她的伤心、她的绝望……然而,我却分明读到了她的镇定、她的坚强、她的勇敢、她的豁达。


我将小刚去世的消息发布在“天井山人”群中说,“季子平安否?便归来,母老家贫子幼”。接连的打击,我不知小刚年迈的父母(继母)将如何支撑下去?不知江小刚的妻儿在那个陌生的城市如何生存?今晚十点,江小刚的骨灰将抵达岳阳东站。


我提议:群中朋友尽自己的一份心力,为这个苦难的家庭送去些许温暖,比如,群中的公职人员想办法为他的父母争取办一份低保;比如,在京津的乡友为他的妻儿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比如,在岳乡友抽空去岳阳东站迎接他漂泊的灵魂归来,送他最后一程;再比如,到许市镇横山岭村陪伴一下他伤心欲绝的父母,向两位可怜的老人说几句暖心的话语……逝者已矣,活着的人生活还将继续。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好吗?谢谢大家。


很快,群中便默哀一片。一位网名“互联网砖家”的乡友说:“多次想有机会与他交流探讨,竟成憾事。今年过年,若回许市,一定去看望。”随信还转来了200元慰问款,托我转给他妻子。


网名“好人”的乡友,加我私聊,也是转过来200元慰问款,当我问他姓名时,他默然婉拒。学生陈可琼在群中看到消息,立马给我回信,说已委托她姐送去1000元慰问款,并说以后张丽母子若有困难,她将继续支持。也有乡友微信我,说跟我一起去东站去接灵……


小刚的骨灰已于今天上午安葬在家乡后山,这是他魂牵梦萦的故土,也是张素莉笔下多次描摩过的天井山。张素莉跟我说,她一定会挺住,好好把孩子抚养成人。人都是苦难的行者,彭祖长寿,颜回命短,生死面前无富贵,黄泉路上无老少。对于小刚,我只想跟你说,有深爱你的妻子,有关心你的朋友,人生如此,也不枉来过一回。


2018年1月20日


—————— END ——————



最新文章推送精华


小人物怕政府,大人物怕历史;现今的文化人究竟怕什么

我的2017:有点辛酸有点甜,有点寂寞有点冤

人生苦短,我不能无所作为地度过暗淡无光的一生

圣人皆已作古,我还在游戏人间(1)子见南子

子见南子续

我的扶贫对象是庄子

戏说《岳阳楼记》那些事(一)

新史记  龚卫国列传

英雄创造历史,小人亦能改变历史

岳阳县城环境空气质量全省倒数第三,始作俑者现居何处?

新史记   张君文雄列传

天下奇文《岳阳卖楼记》,通篇只比原文多一“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