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在路上,2014骑行年终总结

东方红运动网2020-10-16 06:48:15



13年年底,一时兴起写了一篇骑行的年终总结,其中大致算了算,加上通勤之类凑了个大概5000km,也就是万里这样的数,但总是心虚,觉得自己有点水。
而后想想,要不14年,来个正儿八经的万里?
此为引子。



1.认真的事
定下了这样的目标,于是就大致算了算,以平均单次150km来算,大概需要33次活动,差不多就是一年之中一半以上的周末都要有一次活动,而冬天太冷,春天风大,夏天天热,秋天霾多……想想就是很紧迫呢,那就抓紧每一次机会吧。
和友人谈了这个计划,都很来劲。

一月,北京的隆冬。
湛蓝的天总是伴着凌冽北风一同出现,而当风稍微不那么狂暴之时,空气中早已弥漫上那一层熟悉的霾。而我也开始了预期之中的白班夜班连环倒的日子,与伙伴的假期总是对不上,而且大冬天的,也没几个神经病会骑车。
18日,在玩火车的论坛上看到了关于8K要逐渐退役的消息,拍火车大概是把我引上骑行这条路的直接缘由,想想几日前坐火车拍丰沙时看到的几个机位,骑车来到三家店水库西岸的琉璃渠,也算是开年了。
不算太好的天,不算太大的风。
拍了几组车,了事回城。
这样的小活,倒也闲适,适合自己玩玩,可单飞时,速度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掉下来。
也许是少了前面等我的那些兄弟们吧


又几日,公司老总发善心,允许我春节回家过节了,也算是庆祝,也算是想到有段日子骑不到车了,搞个大的吧。
想搞大活,又不想进山太远。
只有妙峰了。

60公里的疲乏的平路来到山底,意料之中的没有人,裹上了力所能及的最厚的衣服,那天天还是泛着铁灰色,倒不算太霾,好在,也没什么风。
妙峰的坡度,时至今日,对我而言仍是个不小的挑战,而冬日里的妙峰,萧条许多,完全没有平日里那么多的游客以及骑行党和摩托党的争奇斗艳,气喘吁吁的另一个好处就是保持身体不断产生热量。
到了水站,果其不然已经大面积的结冰了,还好水流还在,接一点带着冰碴子的泉水,虽说能给体能超负荷运转的发动机降降温——但这水还真特么的冷啊!
三个多小时,熬到山顶,为时还不算太晚,毕竟出来的早。买了盒饼干,讨了点热水,算是补了补。
损友躲在暖气房里怂恿我,对面的山就是阳台了,不上去看看?
相对于妙峰的良好铺装路面,阳台的路就要差许多,而且,与妙峰从山口蜿蜒向内不同,阳台就在那,来回辗转,全部尽收眼底——还是有点吓人的。
阳台的小路前半段一直被埋在林子里,如果说此刻的妙峰是荒凉,那么阳台就是孤寂了。天也渐渐阴沉下来,绸絮般的云彩更平添萧瑟之感。此番慨叹之下,就有点没怎么顾及脚下开始变陡的路了——有些转弯回旋之处,都有要翘把的迹象了。
来到山顶,啊,这就是那个海誓山盟石。
多少车友带着妹子,亦或是哄骗着妹子来到此处,或者跟着少有的强悍的妹子爬到此处,在这海誓山盟石前合影留念,也是羡煞一番人。
而此刻,放眼望去,西麓的群山绵延无绝,山顶只有我,和我的山地车。
就这样吧,来一张吧,我的四不像ATX755。
往山下走没多久,就看到了观景台,不同于单爬妙峰时只能看看樱桃沟这种狭隘的视野,阳台之上,尽收眼底。
第一次将众多的点连在了一起,原来阳台与凤凰岭本为一体,而山底之下的,不正是海驾的七王坟么!
站在海拔千余米的山顶,眺望着一望无际的京北。沙河水库之类,不在话下,东北之处的山绵延淡出视野,脚下之地,原就是太行与燕山,交汇之处啊。
不虚此行了。


等到下一次,就是三月份了。
风少也回京了,算计着,要开始这一年万里之路了。猫神在元旦土豪的单飞环海南,在里程表上早已遥遥领先了。
尽管也就荒废了一个2月,但还是要有个开年的循序渐进之感,和风神有时候聊起,总会说起第一次一块骑黄花城爬黑山寨时的狼狈,于是开年就反走此路吧。
沿着安立路,一路向北,3月末的北京还谈不上初春,依旧是冬天凌冽的末梢,熟悉的兴寿进山,难得的好天。此前每次来到这里,进入山谷之后总是雾气笼罩,山间可以听到火车的轰鸣,我也知道那是凶残的单列两万吨的大秦——事实上,单列四万吨的实验也已经成功了,但总是不见其形。
顺着铁路走,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将点连成线的方法,因为铁路的走势,持续而单一,不像公路一样弯折,短暂,同一条的铁路的出现也就说明了地域上的毗邻,我也正是凭借着大秦线将京北从怀柔贯穿到八达岭的山脉的头道梁的大致脉络摸清楚的。
站在慈悲峪顶,看着大秦的重车来回穿梭,也是一番美事。

复前行,到黄花城底下,水库上依然冻着厚厚的冰,找个小馆子,美美的吃一顿热饭。反爬黑山寨回京。
已是11个月后的事了,相比于头一次的狼狈。不过那次是从昌平进山,而这次,是反向出山。没想到漫长的坡又一次给了当头一棒。刚开始爬时,遇到了北大车协的一群孩子,CAPU的这帮孩子的最大特色就是……招摇,每次领骑的那个哥们总是扛着一个大旗,于是我和疯子就在一旁弱弱的吐槽,这哥们体能也是凶残啊,这么大的风阻……
不过CAPU应当是我见到过的最,怎么说,看起来完备的组织了,当然环京这种大阵仗不能算,相比于自己约伴的松散和一般学生车协的业余,CAPU的收尾等政策执行的都非常好,以及,路口指路顺便给我们喊加油的妹子也真是甜啊,我都要调转车头跟他们走了……
作别了甜美的妹子,开始苦逼的赶路。
漫长的平路其实没什么可说的,它是一路上最无趣也是必不可少的部分,每次一百余公里的活动,真正在山里的,能有一半就不错,剩下的漫长的路都是平路,不过有了伴,就能不那么困,而风少的破风加成,也让回城之路,没那么不堪了。

开年之行让我们彼此都兴奋异常,很快,有时候我们也觉得,一周的节奏基本上是,周一周二浑身发软再也不想看见那个破车,周三周四就念叨哎哪哪哪还没去过,等到周五就迫不及待的要走走走了,真是……而在兴头之上,看着地图又有着大片的未知之处,总是想统统的都走一遭体验一番。
这一次的目的地,是良乡。
群里也有几位想去良乡,而当时信心和逼格满满的我和疯子总觉得不能走寻常的无趣的京良路,这时的猫神依旧在外挣钱出差中,未能出席。
大致画了条路,在9号线刚通的时候我曾经玩了个国铁地铁运转,跑到了燕山,于是对房山,再加上之前良乡时植树去过的张坊,对房山也是陌生而有兴致。
沿着G108,一路向西。首先就是爬熟悉的戒台寺,意外的是相比于之前一直的萧条,今天的戒台寺非常热闹,到了山顶有数十辆自行车在,貌似有两三个队伍,扯着各自的旗。看来京城的诸多车友们也都过了蛰伏的日子了,休息了片刻,继续向前。有时候心里上的逼格而引发的优越满足感就是从别人的折返和你的向前而轻松得来。以前到了潭柘寺不是折返就是翻山去王平,头一次继续往里走,松树岭隧道的几公里爬的我很没有脾气,接着就是莫名其妙的数公里的放坡。路牌上写着我们进入了房山国际地质公园,好吧……其实我一直觉得,京郊的村落的生存状态,都比较一般,特别是远郊。房山沿线的更是如此。
到河北镇,到了拒马河畔,曾经汹涌的拒马河此时又恢复了一贯的干涸无害的模样,天知道何时它又会咆哮。走密三路,走上万,大灰厂,这边的村落,和背后的山一样贫瘠,与G109沿线的郁郁葱葱不同,房山一代的山很少有太密的植被,水土流失的情况,也要严峻很多,也许,721那晚,拒马的泛滥、水祸和永定的高涨但没有酿成太多事实上的威胁,也和此有关。
再往回走,就是青龙湖了,对于疯子而言这趟路线是熟悉LIT人民的活动范围的,而于我则是一种回归的亲切吧。青龙湖再东南,LIT。
熟悉的校门,又一次,却怎么也不会腻。
回京。
开年第二次,181.9km。
也似乎就这样定下了全年的基调。


2.大活!大活!
我和风少、猫神骑得火热,但是大群里却日渐沉寂,有时也会慨叹,昔日一块骑的伙伴,玩徒步的玩徒步,谈恋爱的谈恋爱,而我……好了又跑题了。风少也开始逐渐建立起徒步的兴致。
3月底,疯子买了个帐篷,和几个改玩徒步的朋友准备爬个阳台试试,从大觉寺上,掂量了下自己,估计也够呛,要不自己也再爬个阳台助助兴吧。上次一去,景致着实吸引人,而南侧山头上的原始林子,也挺漂亮的,只是第一次去不慎设成了JPEG格式,没拍好,想再试一次。
而车子随着我这么长时间的折腾,早已有些不堪重负。轮组的后轮在当初在游泳池大爷那换卡飞重新编圈之后就一直不堪,而13年中秋的幽州之行作死导致断四根之后,状态就一直不好。又一次到访妙峰,牌楼前意外的后胎没气了——建大K1047让我一直很信任,不像上一对伊诺华那么坑爹,仔细一检查,断了两根条,太悬了,上山别再回不去了,于是只能悻悻而归。回程路上看到了一位六七十的老大爷,其实京郊骑车党们,除了普通的年轻人外,大约就剩下有钱风骚的小孩和各种神大爷大妈了。在北京,玩啥都跑不了各种神大爷的身影,而且,with all due respect,这帮大爷的装备真是太凶了……跟着大爷一块骑,人家开口聊天咱也不好意思拒绝不是,于是大爷滔滔了一路,大概就是三个字的中心思想“上XT!”。“你看看你这车都这样了,就别收拾了,弄个钛架也就几千块钱”“XT大套又能有几个钱,你年轻人手上钱不多弄个中套不就行了?”等等……真是,严重挫伤了我弱小的心灵……


回来后隔了一阵子的刷街中,发现车子确实老化了,出现了掉牙盘这个神奇的状况……无奈磨损太严重了,换!“上XT”的声音一直在我脑子里久久回响,淘宝了一下,于是还是买了个屌丝的三拓XCR。万总正好在召唤五一的活动,群里已经好久没有活动了,路线还是美好的G109-108绕圈,想想那一直未知中的灵山、九龙镇、野三坡、十渡,确实颇有兴趣。算了下牙盘正好在4月30号到,应该抓紧点,来得及。
结果当晚换上、试车就发现了严重的问题——牙盘和链条是全新的,而飞轮则未更换,跳链严重,跟大部队看来是没戏了,只能看看自己了。回来看看万总的安排第一天是到野三坡,第二天貌似到十渡,第二天是个腐败的一天啊,也许有希望。抓紧找了个卖飞轮的卖家,让他立刻发货。
五一当天的天气不如人意,阴沉沉的,万总们据说走到斋堂就被淋了,到野三坡已是夜里,我还庆幸自己没走,算了下从住处到野三坡大概160km,到十渡将近190km,而野三坡到十渡是一路下行,于是一号装车试车完成,打算作个死装个X,一天干到十渡。
第二天5点多久爬起来,收拾行装,出发。天色湛蓝,只是这都五一了怎么还特么这么大风……与预想中30左右一路驰骋不同,出来没多远速度就艰难维持在20,气筒也坏着,胎压偏低骑着也肉。到学校是7点,Giant还关着门,没法打气,咬牙继续向西,终于在引水渠边上某个还没开业的修车铺那找到一把气筒,打满,前进!
眼看着错过一个个预想中的节点,逆风时不仅速度不堪,也没了兴致,原定10点钟要通过的东方红隧道现在看来得拖到12点了,后轮又开始咯吱响,辐条又松了——自己弄了个辐条扳手试图折腾下,看能不能给自己增加一个新技能,然后把车停在一边,开始倒腾——半个小时后我意识到,今天赶到十渡,已是妄想了。
那去哪呢。京西近郊跑的还是比较熟了,就差一个南雁路了。南雁路走菩萨鹿,旁边并行的就是高芹路了,走大村高崖口这个京西标杆级的路线了。相比于大村高崖口的爬坡时的磨难与放坡时的畅快——我至今最快速度66.2是在高崖口放坡创出来的,菩萨鹿的坡就要缓许多。而且这条线上的人、车也都要少很多,适合休闲。爬过了第一段坡,对面山上就可以看到一座庙,而山下则是一个大村落。有山有水,也是舒服不已。再向前,爬个百十多米的高度,就来到最后一个垭口。
从垭口往下望,也是曲折上来的盘山路,与高崖口顶往下望的感觉很相似,倒是也算是一个小高崖口了。天也渐渐阴了,在这山里头可是没处躲——淋着吧。数十公里的坡放完,就下到了高崖口村——这地还挺适合玩绕圈的。往东,回城,终于是大顺风,终于在平路上飙到了30以上甚至有时表速接近40的刺激速度。
回城的路线,大概是先向东北,再折向正东,再向东南这样的路线,看着降雨云渐渐远去,太阳渐渐出现,心情也是渐渐转好了。未曾想经过几番辗转,到五环时,又遭遇了同一片云——Sigh,命啊,能被同一场雨淋两次也是……


回来就决定不能再忍这套轮子了,先装一个后轮吧,在网上找了一家,翻出了太阳犀牛圈,36孔大宽边,完全摈弃轻量化的考虑,一切为了强度!再配上虽说不怎么样但是稳定性好的042花鼓,编了一个单后轮。相比于之前的原配32孔肉圈破鼓,也算是上了一个层次吧。
回来刷了几次街,挺让人满意的。再也不用心里老惦念着后边小心着路上的沟坎而是统统碾压过去。这时学校里有咕咚搞得活动,通过运动轨迹记录画出图形,然后评奖,奖品还挺不错,于是我就怂恿风少,最有创意不好拿最长里程总是没问题吧,大活!大活!
仿佛每次出去都要去有山有水的地方,而既然是要刷里程,就要避免山路,走平路。第一个闯入脑海的念头就是天津单日……但是300多km实在是太作死了些,而且无论是G103还是G104对骑行者都是很不友好的,虽然未能亲眼得见。
去不了天津,就去蓟县吧,也算是去天津了,去时G102,回来打算从平谷绕圈,继续完成画地图的大业。约上张刘杨兄,三人一块,搞个大的!

早上七点,约在朝阳路十里堡处见面,然后,向东,向东。
渐渐地我们就意识到……姑且不论G103和G104,G102也不是一条对骑行者友好的路——疯狂的大车在身边串成了串,大车的轰鸣与扬起的灰尘交织,如同噩梦一般。
过了温榆河,视野所及大概就是些楼盘和远处的工业区了,继续向前,过潮白河,对面就是传说中的燕郊镇了。燕郊的感觉,如果单论发达程度而言却是还可以,也相对比较繁华,甚至胜过通州一些偏远之处。但这里实在是太远了……而且以这一路过来的交通的可怖程度,30分钟直达国贸简直就是笑话。进了燕郊,就算是进了河北界了,上一次进河北,还是走幽州。
在路边找了个摊吃早饭,消费水平看来没有比北京有什么明显降低,完事继续赶路。已经进入了三河的地界,渐渐地工业区也少了,两旁开始出现大片的农田,就是那熟悉的,整个华北平原都一致的那副景象。偶尔路过的一个个小镇,也如同幼时在河南,国道旁的那些小镇一样。
然后,天津界。
第一次骑车进入天津的境内,于桥水库离蓟县县城不远,离近水库,首先看到的一片被拆掉的村落——又是要建农家乐度假村之类的吧,其实挺没劲的。再往前走就到了水库边,视野不算特别开阔,看起来也没啥特殊的,倒是在湖边发现了一位老翁。身穿薄汗衫,头带草帽,骑一辆上了年纪的变速轻便车,唱着小曲,怡然自乐。攀谈了一会,也是走南闯北,如今回到家乡,也是骑游周边为乐,还告诉了我们如何穿到平谷绕回北京,看来也是老手了。无奈需赶路,我们的速度相对于这位长者还是快些,先行一步了。
没多远就来到了蓟县县城,其实也就是个普通二三线县城的模样,特别是越往老城内走越是如此,倒是闲适自在。随便找了家店,要了点碗坨,吃起来大概就是类似于凉粉这样的东西,也还不错。
饭毕,歇了一会,着实有点不想走了,5月中下旬时天气已然有些毒辣,北京的春天,还是太短暂了。机械的沿着地图上的规划路线,出城,向着盘山进发。路上某个横穿铁路的道口风少还莫名其妙的摔了一跤,昏昏欲睡的我也是一下子就精神了。
盘山并不高,至少我们所能到的地方来看是这样,也没太多可看之处,毕竟没进景区。景区外面的路从出蓟县后的单车道乡间柏油路变成了每边三四车道的大路,旁边也兴建起了一些仿古的建筑,一看就是典型的度假村式的配置,但在我看来这种地,可真谈不上有太大的吸引力。往平谷方向走,导航提示前方路口左转……前方有个鬼的路口,定位又偏移了吧,继续向前,不对啊,从地形和公路的走势上来看没便宜啊,这里是应该有个路口啊……于是回头一看,还真有一个土路的路口。往内一看简直可怕,是一个类似于采石场的地方,泥头车排成长队进出,更重要的是,泥泞的土路,指向山上。
艰难的在路上捱了几十米,山路太陡,便可耻的下来推行了,而后是刘杨,最后疯子也下车推行,让我乐了好一阵子,实在是骑不上,特别是掉下来以后,只要试图开始骑,踩地的脚一离地车子就会向后滑。老老实实的推吧,好在没几步就到了顶上,再往前,就是意料之外的放坡了。看到下坡的那一眼,只来得及喊一句“卧槽”便开始向下冲去,坡度甚陡,但这不像是铺装柏油路可以尽情的放肆,而是山间的小路,所谓作死就会死的地方。而且路上沟坎颇多,也让我心疼我刚到手的轮组。山里倒是幽静,有几个小村子也看不到几个人,旁边就是农田、果园,想着秋天若是走一遭应该会不错。
出山,然后依导航从平谷县城正南擦边而过。刘杨还很会赶时候的在天黑之前赶紧扎了个胎……这要是天黑了就麻烦了。
天黑了,沿着顺平南线,拐上龙塘路回城,路灯昏暗,树声婆娑。路上没有太多的车辆,三人可以放肆的排成排,吹吹水,轮流开灯,骑到此时的里程已经有一百六七十以上了,倒是没有太明显的倦意,反倒是天凉下来后意外的骑得很舒服。以二十七八的速度在黑夜里穿行,偶尔闹腾一下,比如以比一比谁的车滑行的远这样来嘚瑟一下我的新轮子,正好风少也一同换了轮组。
在黑夜中穿过潮白河,已经不远了,继续向前数十公里,到了机场,听着飞机的轰鸣,看着一道道流光溢彩,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找到走过许多次的机场辅路的路口,这时候的已经骑的比较麻木了,只知道趴在车把上,机械的踩车,也许这就是巡航的感觉吧。
到家。而刘杨和风少还有20km的路要赶。
码表里程226km。
以及,风少的小米手机成功的毁掉了这次骑行的本意,本想着刷咕咚里程,但是小米的稳定性……


大活是会上瘾的。就像开始时写到的那样,周一周二浑身发软再也不想看见那个破车,周三周四就念叨哎哪哪哪还没去过,等到周五就迫不及待的要走走走了。猫神终于有了个难得的周末,可以一块干干大活。
记得头一遭想走谭王路的时候,那还是我刚开始骑车没几个月的事情,结果在发烧的情况下干到戒台寺就不得不折返。而后在毕业前从王平正爬一次,13年底的冬天,走了次东方红-王平-谭王路,而每次走谭王路,猫神都要念叨想去却没时间。
于是就把目标定在谭王路吧,这次反着走,从潭柘寺方向上山,下到王平。
清早起来,还是有一定程度的霾。习惯性的骑到学校,然后一同出发,一直到潭柘寺都算是轻车熟路了,补充了点,开始来今天的正菜,谭王路。天气已经有些热了,爬着爬着就有点乏,猫神的速度一掉下来我自然偷懒的也慢慢跟着爬,还好,越往上走,反倒还凉快一些。风少嫌弃我们太慢,下车开始推着车跑了……这真是……天气也渐渐变好了,到顶上,依旧是荒凉的十字道,残垣断壁。谭王路的正反侧都是13km的爬坡,坡度主要是缓坡,爬起来也舒服,放起来也痛快——不用老捏闸,小心翼翼。下到王平村,吃饭,没地可选,只能去那个吐槽了无数遍的强萍杰——不过在吐槽这么多遍后意外的发现在慢慢变好呢。

饭后,准备绕到安家庄,反爬东方红回京。风少闹腾着想去戏水,本想去落坡岭水库的,但是爬上去落坡岭往下后总是忍不住放坡的痛快而一放到底——于是就到了木城涧。这个京西的煤矿重镇。百年京门铁路即始于此,往里走,一路上坡,就是千军台,京西的这些地方听名字都很有风味,这俩人也都嚷嚷着想去里面看看——真是,所谓干大活会上瘾,本来已经是不小强度的路线又被增加了一段。往里走没多远,有一片清澈的水池,貌似还是人工挖掘的,四下里没人,风少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戏水的场地。我们不忍直视,还是继续向里走吧。
再往前,就一直沿着百年京门线走了,京门铁路还是当年詹天佑修建京张铁路时修建的辅线,将京西山深处的煤运出大山,用于蒸汽机车燃烧使用,而这里的煤矿,时至今日还在运转之中。这里的山谷还是比较秀美的,可以整个都覆盖着一层煤灰色,而半山腰之处,经常会有那些建了几十年的几层小公寓楼,看起来,真是颇有老工业区那样的风貌。
再向内走,矿区的建筑少了,村落开始出现,这里的村落的房子,与大多北京远郊的一致,都是土坯结构、单层瓦房,其实相比于整个华北平原的农村而言,也落后了数十年的水平。再往前走就到头了,前面就是千军台矿坑了,果其不然的被拒之门外。据说附近有一条小路可以一直穿到G108,改天再来探访吧。
回程,到刚才那个水池边但看风少一人躺在池边呼呼睡大觉……真是……叫起来,继续走,还有个东方红要爬呢!沿着永定河,继续向西,山谷里面,丰沙线的客运火车来回穿梭,伴着潺潺的永定河,甚是美丽。天色渐晚,终于到了安家庄,开始反爬东方红。
东方红已经是正爬了无数次的地方,反爬还是头一遭。本打算在13年那次高大东中第一次反爬东方红的,但赶上了东方红隧道封路施工,也让累的够呛的我得以喘息。反爬东方红疑似比正爬要短一些,貌似有人说过,数过十三道拐,就到顶了。于是开始爬今天最后一个坡,背后夕阳西下,照的眼前一片金黄,在这片灿烂中,我数到二十多道还没到顶……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到顶,放坡,回家!
码表里程204.9km


3.京郊最美
这两年京郊跑得多,也眼看着一个个村子都开始逐渐做农家乐,做旅游,来宣传自己,而后都词穷的挂出了“北京最美的村落”这样的字样,京西的涧沟、灵水、沿河城、爨底下、京北的上庄等地都能看到类似的标语。
京郊确实美,而且不同地方的美,都不尽一致。京北、京西、甚至门头沟斋堂一线与门头沟大安山一线、延庆、怀柔、密云的山水,各自不同。
这也是我喜欢北京的一个原因。
如果说今年的骑行有个主题的话,除了疯狂的在未经之地连线涂面之外,大概就是和这条路一直在较劲了。
延琉公路。
延琉路,自延庆县城始,经永宁、刘斌堡、四海镇、东北口关、三岔口最终到怀北琉璃庙交G111京加路。而这一路上的几个岔口,所通向的,也都是帝都骑行爱好者们熟识的地方。从昌平县城走G6辅路可到延庆、走十三陵、解子石、大庄科可到永宁,从小汤山走安四路进山,过黄花城翻四海山到四海镇,从怀柔县城往雁栖方向走,然后走不夜谷、经过去箭扣的路口,即是著名的山吧,再向前到三岔口,而若是从雁栖转走怀北方向,沿京加路过河防口关、云蒙山最终到琉璃庙。而从刘斌堡和四海镇,均有路向北,通向美丽的白河峡谷百里画廊。可以说,延琉路和它的岔路,基本上在京北网住了一张网,沿线之处即是京北诸多著名的路线。或者换句话说,京北处处是景,有了这些路,才有人们到访这些地方,慢慢的成了景点。
而其路线走势也因地制宜,整体而言大致走了个由西南向东北的走向,由延庆县城到永宁古镇基本是平路,然后有一段漫长的缓上到四季花海,然后缓下到四海镇。这一段的海拔基本上都在400-600之间徘徊,再往前走一段一个明显的山,那就是东北口关,海拔1100余米,然后一路下坡畅快的冲到海拔200米不到的琉璃庙。

第一次走这条线,是在13年的第一次去爬解子石,然后玩大了就直接绕了永宁镇。14年开春,第三次活动,3月16日,就和疯子二人重新走了一次这段路,天还比较冷,还是一片枯黄,也没有上次走那种被风光震撼的感觉了——毕竟现在也见了不少了。全程213km。
而四海永宁,还一直留在我的念想之中。
但自从上次惨痛的摔车之后,便一直未能探访。


4月,北京迎来了短暂的春天,空气宜人,尽管偶尔有些风偶尔有些霾,但还是难免骑行的兴致。于是又盯上了这条线,13年十一,由于时间不凑巧和吓人的住宿价格,我们最终放弃了由四海镇转向琉璃庙,最终由琉璃庙折回三岔口走山吧回京的计划。于是心痒痒了,想试一试,走一次四海-东北口-山吧这样的绕圈,200余公里,三座大山,总过五座山,大概也是单日活动个人体能的极限了。
其实在排完这样的路线后我心理总是有些惴惴不安,感觉超过了自己的能力,甚至跟疯子提出要不要头一天晚上下班直奔黄花城,争取住在黄花城的计划,但是最终决定还是作一作试试看吧。次日的早晨,五点多起是免不了的了,在奥园与疯子会和,到东三旗那吃早饭。完毕就马不停蹄的继续向前赶。有这么漫长的一路在前,很少有耽搁和休息的时间。熟悉的安四路,只是这次不在有时间站在慈悲峪顶看大秦,而是继续向前。
过了黄花城,又来到了四海的脚下。14公里的爬坡,头7公里缓坡,后7公里中到陡坡,还是有点强度的,也许是风少在前引领得力,感觉自己比之前要快了一些。爬到四海顶向下俯瞰,依旧是一片雾蒙蒙,这也是习惯之中四海的场景了。路旁的桃花、迎春开的都很好,也算是有点安慰了。而越往前,桃花越多。
放坡至四海,吃饭,正是中午。
饭毕休息了一阵子,继续赶路。在查的前人的高程图上看从四海镇到东北口关底下是很不明显的缓上,但那天午后起的妖风着实把人折腾的够呛——看似大平路和十几的时速很容易让人丧失信心,只能麻木的骑着,无心关心旁边的风景。终于熬到东北口关脚下,也许是有山的阻隔,反倒是没有了大风的阻挠。山谷里开遍美丽的桃花,对面放坡下来几个老外,挥手致意。想着这条路线也是环京赛的经典路线,不禁也为自己沾沾自喜。
在野外的山路上,“连续弯路”和“连续上坡”一般都意味着爬坡的来临。4km的坡,之前在规划时熟悉过,大概是最后一公里是陡坡,前面都还好。其实到此之后,已经不再有特别好的体力爬坡了,只能是以最低速度,6~8km/h的熬。还好不长。几段盘山之后,就到了垭口,回望一片桃花的美丽,再往前看,站在一千多米的高的垭口往下看,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放肆的放坡到三岔口,数公里的放坡把爬坡的疲惫与郁闷挥洒而空,然而心中也隐隐不安——下的越多,也就意味着之后会上的更多。很快,到了三岔口——放坡时我一般就不会再在脑中规划节点计算剩余时间了,因为那是纯粹的享受,而且高速放坡之下的目的地都会很快到达。
三岔口之后便又是缓上,这段缓上我在当初看高程图的时候并未太过在意,总想着缓上也无所谓,而事实上这一段缓上的总爬升也有三四百米,表现在实际路上的感觉就是,看着是平路,却怎么也没有速度。人眼,总会误解坡度。
等捱到头道梁顶的时候,已是近二十公里以后的事情了,我已经在想如果一直这样今天若是出不了山该住哪的问题了。但每次站在垭口向下看,都会很享受。尽管还是有些薄霾,但是视野之中的繁花,黄绿交织的植被给人带来很多美丽的享受。这里的路况很好,路面铺装质量很高,虽然弯多但是普遍不急而且视野较好,可以让人放肆的提高速度,享受放坡的路程。而最为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在放过一段路之后,眼看着前面已经到底,但是转过弯去又是一段长放坡在等着你。我们在这山路上尽情放松之时,一辆敞篷跑车也呼啸而过,也是享受啊。
放到底后是一段长缓下,再往后,就是最后一道梁了,3公里,200米左右的小坡,却差点把我扔在了山里。今天确实已经耗尽了大多的力气。到顶,好好的喘息一会。然后就是二十公里左右的缓下,穿过山吧,神堂峪,到雁栖湖了。
缓下路上茂密的植被也让我们觉得,这会是一个夏日休闲消暑的好地方。
到雁栖之后交G111京加路,往后就是近六十公里的平路了。到怀柔后,交上京密路。在高架底下,我还意外的又扎了次胎,风少举着手电筒照着我换完胎,然后走夜路回京。夜间的大平路现在刷起来于我而言只是熬时间罢了,虽然确实身体疲惫,速度却能莫名的保持在甚至比早上出门更高的速度上。
码表里程222.2km,真是好数。
从强度上而讲,这也是我完成的第一个东方红D级强度的任务,自此,我也可以装逼的以我也骑过哪哪哪自居了。


四海东北口山吧的完成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也让我意识到把这个作为四大绕圈来完成的可能性——永宁八高、四海永宁、四海东北口山吧、山吧琉璃庙。
转眼到了夏天,作为学生,风少把自己独有的假期规划了个比较宏伟的环渤海计划,走天津、山东、然后过海到大连,绕回北京。而他也想找个旅伴,因为这厮确实比较禽兽,我们都觉得,还是把小伙伴先拉出来试试比较好,也可以大致看一看互相的习惯等。
想起那次走四海东北口,山吧植被的郁郁葱葱,想来必是个消夏的好去处罢。而说起去山吧,我就跃跃欲试想完成这个大绕圈,于是说看情况,如果条件允许,就搞个山吧琉璃庙的绕圈。其实那天的天气并不甚好,湿度过高,有一些发闷,整个空气黏糊糊的感觉,反倒不如来个大晴天痛痛快快的晒着痛痛快快的出汗来的爽快。
前面五六十公里的平路,还是很欢实的,风少为了接下来的环渤海之行换了26x1.5的半光胎,而我也早已换上了前后K1047小八块的组合,保持在习惯性的二十七八的速度,偶尔飙一飙三十多,来到了雁栖路口,左转走范崎路,一开始就是APEC场地,慨叹了下其奢侈,便一头扎进山吧的清凉中。
然而上次四海东北口山吧回来的缓下的畅快,此刻就变成了缓上的痛苦,风少早就没了踪影,剩我和小伙伴二人。突然发现路旁有个青田侨乡超市。眼前一亮。青田是我现在父母、家庭所在地浙江丽水的下面一个县,以侨乡出名,青田的孩子们遍布欧洲、美洲,以进驻第三产业,开超市、餐馆而为名。曾经在有一个有趣的西班牙还是葡萄牙的留学生生存指南的帖子里看到这样一个问答,新生:“如果我去超市跟老板讲中文是不是能打折?”,答:“没用,你要是能讲青田话倒可以”。但是把这超市开进北京,而且是在这山沟里,也不算太出名的景点,甚至距离前面不夜谷成片的农家乐还甚远,也是有意思。进去和老板打了个招呼,老板忙着玩手游,没怎么搭理我……Sigh……
继续向前,就是成片的农家院了,山吧貌似是开辟这些较早的地方,而且其发展程度显然远超其余刚刚起步的地方,诚然其消费水平也不是吾等可以承受。好啦,有钱人开车那么老远来到这,我们骑着车也能享受同一片绿荫,知足吧。再向前不久,爬第一个坡。
头道梁的海拔高度大约为500m,没了绿树的荫蔽,开始汗流浃背。好在山吧足够绿,相比于四海和慈悲峪它的植被更加繁密,空气还是足够的好。坡的难度不算太大,大概也就是解子石的中坡水平,纵使偶尔能冲到10以上,很快就掉回7~8的速度,就这么骑吧。
夏天的放坡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享受,空气的潮湿在这时就能将其润泽与清爽带给你。很快就来到了第二段爬坡点,上次在放坡的爽快之时,也就意识到再爬的痛苦——这两段爬坡的特点都是在缓上时绿树成荫而爬坡就晒你个淋漓尽致。山间隐隐泛着一层薄雾,虽然海拔上升带来一定的降温,但是闷的空气还是让人呼吸系统很为不适,只能短促的呼吸。
但我知道,爬上第二道顶,也就是电信塔,很快就是数十公里到三岔口的下坡,然后应该就是继续一路冲向琉璃庙。
很快爬到二道顶——电信塔的凉亭。小伙伴有事已经先行折返了,我对疯子说,往前吧,绕圈吧!
这时从对面开来一辆BYD,车顶上装着两辆山地,两个……论年纪我认为破了三的女骑友下车,从车顶上卸下车,摆Pose,男司机下来给她俩拍照留念,然后装车,走人,留下我和疯子凌乱在风中……
接下来往三岔口的一路大下坡真是心旷神怡,一路冲到杨树底下。话说上次在这我和疯子休息时,疯子的车还被一股阴风吹到了沟里……俩人接力才把那车给弄上来。右转,又上了延琉公路,续着上次没放完的坡继续,坡度一下子就变陡了些,速度更快了些。可是很快,一个地图上没有标记的小缓上出现了——这种预料之外的小缓上是一种调剂,但对于这种大活之中冒出来的小坡很可能就是,好吧,至少得骂几句娘。
半路上有个小店,进去买两瓶水补给一下,出门时发现老板娘家的小狗正用两条后腿站着对我们作着揖,甚是有趣。两条前爪合在一起上下摇晃,挺机灵的小狗啊,于是在老板娘那买的一半补给都到了它的胃里,后来回想一下这是不是也是某种促销手段啊……
继续向前,坡度越来越缓,宝贵的海拔高度也渐渐归于无,来到了琉璃庙镇。琉璃庙是位于京加路山谷之中的一个小镇,是延琉路的终点,也是白河峡谷转弯之处,背靠云蒙山,过去即是密云县了。虽然不大,但已是怀北数得上名的镇了。已是下午,炎热的天气让人毫无食欲,又是找了一家小超市随便买了点吃的,便踏上归途。
几公里的缓行爬到分水岭隧道,体力的耗尽和天气的不适让这段路只能摇头晃脑半睡半醒喘着气往前挪的路——夏天虽然天长,气温高肌肉状态好,但是实在是太容易处于这样的半中暑状态了,车上除了大量的饮水和必要的能量食品外,藿香正气水、风油精也成了必备之物。
分水岭隧道是一条很刺激的路线,4km左右的隧道,没有非机动车道,自行车只能夹在白线与马路牙子那几十公分的狭窄距离内,而且又是明显的下坡,速度一不留神就飙到了40~50多,倒是让人一下子就变得清醒了——刚才在爬坡的时候路过一堆蜂箱,背后突然猛地一下刺痛,疑似被蜂蜇了一下,由于之前没有这样的体验,也没法确认,感觉意识还算凑合,就继续前行了,渐渐的就没感觉了。
出了隧道就是最后的一段放坡,京加路新修的复线让这一切都变得十分美好,类似于高速紧急停车带的设计对于骑行者而言真是福音。顺着下到怀北,接着就是雁栖了,往后,就又是漫长的京密路了。
骑到富各庄那,有一个大车的休息站,上次在这休息过一次,里面其实并没有什么东西,一片空地、一个露天的水池和一个水龙头、还有一个厕所,但是这样对于骑行者而言已经足够——躺在地上放松一下紧绷的肌肉,打开水龙头好好洗一把,就继续上路吧。
今年说是和延琉路较劲,其实真正无意识中走的最多的还是京密路,漫长、繁杂,好在一路上路况都不错,只要在类似于空港这样的地方稍微躲着一些就好。京密路走夜路,也不是那么不堪,也就是单纯的熬时间罢了。
码表里程202.3km。


随后风少就踏上了环渤海之旅。
八月下旬,风少回来一段时间以后,夏天已经逐渐的有了去意,虽然白天依旧很热,但是较之七月份那种闷热的难受已经要透彻一些,而随着夏天的渐渐远去,天也开始慢慢的变得短了。我们意识到,干大活的窗口,已经渐渐远去。
四大环线,还剩最后一个,永宁四海/四海永宁绕圈。
这反倒是四大环线之中我最早想去的路线,早在13年的骑行中,第一次爬四海时我便知道了这条路线,因为其难度和精华程度而倾心不已。而后在猫神的指引下,去了解子石,本打算立折的试了试从解子石骑到永宁再走八达岭高速折返回城,也算是又完成了一个C+级别的活。而四海永宁,则是一个标准的东方红D级强度。12年我刚开始骑车时,大概就是个B级水平,骑了一阵子、连续刷了数次东方红之后首爬妙峰山把自己升到了C级强度,而在友人的哄骗之下在13年5月走了一次高崖口、大村,由于东方红封路施工,而绕走王平。也算是完成了C+级的强度。此役之后,我有了很强的信心,终于认为自己的骑行实力达到了一般的水平,可以轻松跟一般的队伍活动而不忌惮掉队,也试着开始领队,约伴活动。7月毕业前后,玩了几个介于C和C+强度的活动,谭王路、白羊沟-高崖口绕圈之类,对自己越发的有信心,而之后听猫神介绍了解子石之后,就一路搞了解子石-大庄科连爬,G6辅路回城的大活,也是我第一个单日破200的活动,回城在路上发现能够超越一般的山地、无论是单飞的还是小队,信心继续爆棚。再后一次的活动,便打算骑行四海永宁,直接冲入D级,结果由于雨天路滑,不慎摔车,双膝表面伤严重,不得不休息一阵子再议了。
这一搁置,就是一年。
摔过车的路线,总是让我心中有些阴影,虽然那明明就是意外,下雨天、工地外面的金属板等等,而这一年中,在4月,完成了四海东北口,已经算是完成了首个D级任务了。
既然它在那,那就必须要走。
走之前,关于是正绕还是反绕,也纠结了一阵子,基本上是处于在规划时觉得两边都好难,然后走了次四海发现哎还可以就想着从四海绕永宁,过阵子走了解子石就感觉哎还不错就又想着从永宁绕四海,后来想想,反爬四海早在去年已经完成,倒是反爬永宁大庄科解子石这条路线还未走过,那就反绕吧,正好上次的未竟之旅也是这般路线。
又一次起了个大早,走望京-奥园折安立路,北上到兴寿,这段路已经无需多述,基本上就是大平路热身+办一办人玩的节奏,8点兴寿,早餐,心血来潮要了碗炒肝,来一口差点没……赶紧又要了个馄饨,真是……欣赏不能。饭毕,赶路。慈悲峪等已无需多述,迅速来到黄花城底下,补给,爬四海。
这已经是今年第三次爬四海山了,线路的走势坡度早已熟稔于心,天还是有些热,不过天气甚好,爬到半山之上终于可以一睹全貌,夏天骑友倒是不少,偶尔攀谈两句,然后我就因为我的体重的优势在爬坡时成功的拉在了后面……好吧总算是到了顶,叫上在一旁快要等我睡着的风少,下山,到四海镇。四海镇也算是个交通重地了,往北就是珍珠泉乡,再往北有两条岔路,往左是仓米古道到千家店,往右到宝山,都交在昌赤路、白河峡谷之中。而在四海镇直接右转向东即是上次的东北口、琉璃庙一线,唯独往左,向西,刘斌堡、永宁方向是全新的。
四海镇大约有600米余的海拔高度,往西走首先是一段上,记得在地图上看并不长,但实际走起来却也不轻松。由于已经有一定的海拔,看起来就是在一片丘陵之中,爬了一段之后,路旁有一个“四季花海”的标识牌,若是按照前人的游记所叙,这便是到顶了。虽是盛夏,路旁却有大片的花儿绽放,先是紫色的薰衣草一类,又是些红色波斯菊一类,自然有不少长枪短炮在此,人像、静物拍的不亦乐乎。驻足来了两张照片,继续赶路吧。
往前就是永宁镇了,20km的缓下我们全程基本上没有捏闸,以30多的速度一路下行,而一路上的大树都把阳光满满的拦在外面。没有捏闸的原因也是今天在尝试一个作死的行为——尽量减少捏闸而用压弯的方式高速通过,不是为了装逼,而是因为夏日的高温,V刹连续工作后的高热量很容易导致爆胎——但是放坡的爽快过程中你让我靠边停车晾一晾刹车严重剥夺了放坡的乐趣。而这一路的缓下坡度正式恰到好处,随便踩着车就能保持较高的速度,又不至于过高需要减速。
然后就到了永宁镇了。头一次来永宁,就被它的古镇小街所吸引,更重要的是吃的便宜又好吃,相比之下四海简直是反面的典型,不仅难吃贵,甚至每次吃完都有不良反应——这对于一整天的骑行而言是个致命的问题。在永宁,找了个路边的馆子,点了俩菜,然后俩人就华丽丽的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酒足饭饱之后赶路,出城没多远就到了山脚下,大庄科的爬坡也是缓而长,你总是以为到了顶,过去之后还是磨死人的上,偶遇几个骑友,打了招呼就各自走各自的了。速度、节奏不一样的骑行者,也很难强求同路,彼此都不会舒服。大庄科下山之后,就剩最后一个解子石了,说起来,今天也是有大有小五座山。大庄科的放坡从大下坡变成了缓下,然后一直绵延到解子石底下,四点了,反爬解子石比想象中的简单,而西边的太阳把一切都染上一层黄灿灿的颜色。也许是天意,走四大环线中,四海永宁的天气是最好的意思,透彻而合宜。
解子石的北面,正在修建城楼,也许是想将从慕田峪、黄花城、香屯过来的古长城一直连起来吧。过了城门楼子,再爬几步路,就到了解子石的垭口了。熟悉的地方,去年的这时候,第一次到访,看着大部队折返,自己决定向前,脑子里第一次有一种看来我也是有点强的想法,而这一次,到此,基本也就意味着四大环线的基本完成了。
迎着夕阳,给自己的老伙计,ATX755来一张照片。
回京的路上,一路无话,比想象中更早到家。
然后就嘚嘚瑟瑟的发了条朋友圈:“225.9km,仅次于目前单日最长的于桥蓟县绕圈226km。车轮转动时长11时37分25秒,目前单日最长。慈悲峪,四海,大庄科,解子石,四座山。4次四海,2次永宁之后终于完成了一年多前首次完成C+强度高大东时定下的首个D级目标,也是一年前因为下雨首次挑战失败返程还摔车的四海永宁绕圈,虽然四月份已完成了爬升更多的四海东北口山吧,全程80余公里的延琉路也经由永宁八高,四海永宁,四海东北口山吧,山吧琉璃庙四个200余km的单日绕圈完成~”。(未完)


作者:fds1990

字数限制,阅读全文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