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弟来张家界了 他在天门山盘山公路既然驾车……

发现张家界2020-03-27 06:04:20


《巅峰拍挡TOP GEAR》第二季天门山开拍


被称世界最险公路的天门山盘山公路再次迎来最惊险的生死时速竞赛——823日,中英两国顶级电视制作团队联手打造的《巅峰拍挡TOP GEAR》第二季来到张家界天门山景区拍摄,节目主持人之一的台湾知名艺人欧弟在天门山盘山公路驾车与两名翼装飞行员展开巅峰竞速,上演了一场陆地与高空之间的立体极限对决。



出发前欧弟向天门山祈福


欧弟驾驶完天门山公路99道弯道完成拍摄任务后,惊魂不定地向探班媒体表示自己这一次的竞赛过程可谓是九死一生。



99弯漂移挑战前欧弟认真准备


欧弟与翼装飞行员这场对决既是一次盛大的视觉盛宴,也同时开创电视综艺节目将翼装飞行与连续弯道驾车漂移两大极限运动同台生死竞速的惊人之举的先河。这场对决对于挑战者而言,更是一次人生难得的际遇与经历,他们不但是对于艰险环境的挑战,更是一次自我的极限挑战。


翼装飞行死亡率超三成



第三届天门山翼装飞行世锦赛编队飞行 彭立平摄


翼装飞行是极限运动中难度最高的挑战,百分之三十的死亡率也让翼装飞行成为极限运动中的极限。翼装飞行正式诞生于1990年代,挑战者通常身着翼装,从山谷、高楼、悬崖等高处起跳,借助翼装特有的翼膜构造,即在腋下和双腿间的冲压式膨胀气囊,进行无动力飞行,翼装飞行下落的最大速度每小时可达50公里,前进速度则可以达到每小时200公里,由于飞行高度低,用于调整姿势和打开降落伞的时间又十分短促,翼装飞行运动的危险性和难度极大。目前全世界只有不到600人敢于尝试这项运动,其中真正称得上是“翼装飞行员”的只有100来人。



2011美国翼装侠杰布科里斯成功挑战翼装飞行穿越天门 陈卓摄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翼装运动诞生到现在,已有200多名翼装飞行员在飞行中丧命,这项运动的正式创始人弗朗兹·瑞切特就死于他的第一跳。作为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的举办地的张家界天门山已成功举办了三届世锦赛。早在第二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试飞过程中,就有一名匈牙利籍的翼装飞行员维克托·科瓦茨不幸遇难;就在一个多月前的74日,曾夺得2013年世锦赛冠军、2014年世锦赛亚军的哥伦比亚选手乔纳森在瑞士英格堡铁力士山飞行训练时也不幸遇难,这项运动的危险性由此可见一斑。


99道弯,99道鬼门关



张家界天门山99弯通天大道


张家界天门山盘山公路素有"通天大道"之称,公路全长10.77公里,共有99个弯道,光是发卡弯就有30多个,海拔从200米急剧提升到1300米,仅6米宽的公路两侧是绝壁千仞,被国内外媒体公认的为世界最险公路之一,即便是称其为鬼门关也丝毫不过分。



欧弟驾车极速挑战99弯 邵颖摄


就是在这样一段不足11公里的天下第一公路奇观上,欧弟展开了与翼装飞行的竞技,对欧弟而言,称为他人生中最为惊险和艰难的一段旅途并不为过,稍有不慎便可能会车毁人亡。



2012法国轮滑大师挑战通天大道 李纲摄


也正是在这同一条公路上,法国轮滑大师让伊夫·布朗杜曾以超过90公里时速成功进行过挑战,香港车王邓智仑与意大利车王费德里科也曾在这里上演过最为精彩绝伦的山路漂移大PK……



2013香港、意大利两地车王竞速天门山


天门山公路上汽车的驾驶难度本身就很大,翼装飞行本身也是一项极疯狂的极限运动,欧弟驾车和翼装飞行员的比赛本身就让人充满了想象力与期待。据《巅峰拍挡TOP GEAR》第二季总制片人张春旭先生介绍,为了保证节目的真实观感和炫酷,摄制组更是数次进行过前期勘景与论证,并与专业车手及专家一起制订了详细的安全保障计划及拍摄方案,确保欧弟一路有惊无险地完成拍摄任务。



《巅峰拍挡TOPGEAR》中外拍摄团队


“《巅峰拍挡TOPGEAR》第二季将延续英国原版节目的血统与气质,主创既有英国《TOP GEAR》的原班核心成员,也有国内的顶尖影视制作人组成主创团队,我们要打造的是一档具有国际水准的汽车类真人秀节目。节目既设置了惊险刺激的环节和炫酷的观感,也在宣扬及贯彻安全行车的形式理念。”张春旭先生还向媒体透露:“天门山竞速是本季节目中的亮点环节之一,整个拍摄过程中,欧弟都将亲力亲为,绝不使用任何专业车手做替身来完成拍摄。”


欧弟翼装飞行巅峰对决



参与本次挑战拍摄的两位来自美国的翼装老将实力雄厚,其中一位还是美国海豹突击队的训练教官


823日下午,在《巅峰拍挡TOPGEAR》第二季天门山拍摄现场,记者观摩了欧弟与两名分别来自美国和瑞士的翼装飞行员的极限较量。



拍摄进行中


据英方制片人Grant介绍,欧弟驾车的线路是从山脚上到山顶再返回山脚,及在天门山公路全程驾驶一个来回;翼装飞行员则是从山脚下坐缆车到山顶,步行至起跳台后才穿戴装备进行,欧弟和翼装飞行员的终点为同一地点。



欧弟驾车挑战进行中 邵颖摄


从时间上来看,翼装飞行员乘坐缆车大约需要30分钟,步行15分钟才抵达起跳台,还得考虑到在此过程中受到气流以及风速的对于飞行安全的影响等等;欧弟驾车往返需要的时间也至少在40分钟以上,这还是理想状态,欧弟必须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全速上山和下山,上山的时候可能还好一些,下山的时候连续下坡及弯道的考验都非常大。



翼装飞行员山顶起跳 邵颖摄


翼装飞行员从山顶起跳台到终点线的落差约在700米左右,到着陆点的落差约为1100米,在接近停落线安全距离的时候还得打开将落伞,降落伞打开的时候其速度也会迅速减下来。翼装飞行员和欧弟的对决既需要全程全神贯注,更考验的是彼此的“最后一公里”,若并非是一局定胜负,而是多局定胜负的话,欧弟和翼装飞行员谁最终胜出没有人能百分之百确定。



翼装飞行空中竞速进行中 邵颖摄


幸运的是,整个拍摄过程中,翼装飞行员和欧弟一路有惊无险,但整个过程还是让现场媒体记者及观摩嘉宾们为双方都暗自捏了一把汗。“这是一场竞速比赛,我要行驶完全部的弯道,而他们(翼装飞行员)走的是空中直线距离,这11公里的驾驶难度堪比奈何桥,每往前行驶一步就离死神越近,我必须得全神贯注去关注路况,我知道我的速度肯定比不了翼装,我其实是在和自己比赛,我是个玩性挺大的人,我必须学会专注。”欧弟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还心悸未定:“有好几次都差点撞上路边的防护墙了,尤其下坡的时候对汽车制动系统以及轮胎的,在过发卡弯的时候,我这辆车自然而然地漂移,路边都是悬崖,一旦撞飞,肯定就完蛋了,毫不夸张地说,今天好几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挑战结束欧弟与众人分享刺激经历


据悉,《巅峰拍挡TOPGEAR》第二季将于1019日起在东方卫视及各大视频网站播出。

部分图文由《巅峰拍档》节目组提供

图文编辑 丁云娟

—END—

「内容来源于网络 大庸城综合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