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98和69

窗户外2020-10-16 11:50:52

        9-8-6-9是天津蓟县山顶-仙山到河北兴隆里坪-龙潭的连续穿越,途径5个景区和一片村庄,其余都是人迹罕至的茫茫大山。其号称天津最虐的户外线路,不仅仅是将近50公里的徒步距离和超过2800米的爬升高度,还在于其探路的性质和复杂的地形地貌,需要说明的是,此线路一般在深秋到初春才能顺利穿越,盖因植被茂密和雨季漫水。

        蓟县下营常州村位于九山顶石英砂岩峰林景区和八仙桌子自然保护区之间的山脚下,是此次徒步穿越的起点。一件有趣的事情:在常州村的东西两侧,各有一座山峰立碑宣称此乃“天津最高点”,他们分别是九山顶(1078.5米)和聚仙峰(1052米),而目前网上可查询的公开资料对此未有定论。


        完整的9869线路包含四个景区的标志性地标,考虑到我们只有两天时间,所以九山顶那块石碑首先忍痛割舍掉。剪掉的一段是车道峪穿九山顶到常州村,10公里,920米爬升/下降。常州村毕竟还在九山顶景区范围内,这个缩水能够接受。从常州村向东6公里到达八仙桌子的聚仙峰,爬升930米。原路折返3公里(下降420米)再向北经梨木山庄离开天津地界。尽可能沿着王平沟(西侧)和坝尺沟(东侧)之间的山脊线走,等高线图显示需翻越二十个左右的山头,期间会与兴隆的x080县道垂直交汇。x080县道后走大盖,小、大红榆沟,八拔子,从东面绕进花市村。梨木山庄到花市村约15公里,累计爬升约900米。


        第一天原计划住麻地(紧邻花市),水库边的望湖农家院,新房、独卫、农家饭菜顺口,主人老聂会提前准备点好菜。但是临行前接到消息,老聂家新房的上水管冻裂了,只能明年开春后修缮。于是转投花市的山水如易,一样的淳朴、一样的热情、一样的山居风味,更是连卖代送的每人一大袋子新核桃、苹果、酸梨和山楂。


        第二天,花市村继续向北,经西湖景、防火道,登顶六里坪主峰,7.5公里,爬升950米。之后向西南方向下撤,途径原始森林和大小两片石海,全程下降,约6.5公里进入九龙潭景区。途径的两处石海虽有大小之分,但就是那片小石海恐怕也是很多人未曾经历过的。


        原计划11月5日凌晨4点集合出发,因连日的重度雾霾导致高速关闭,于是提前至4日晚8点。顶着浓雾走津围公路,局部路段能见度不到十米,亏得志民和苞米两位的辛苦驾驶,11点前平安入住农家院。

        常州村到八仙山聚仙峰的小路很清晰,铺满厚厚的枯叶,踩上去沙沙作响。中间会横穿梨木台景区,遇到三三两两的游人。

        第一天的徒步有七位朋友参加,原定一起过来的@无尘@因为临时有事周六晚间独自驾车与我们在花市村汇合。这位是@苞米茬子@,东北汉子,马拉松爱好者,满世界的参赛乐此不疲,他在老家自己酿造的玉米酒很淳很香。苞米是户外大神,喜欢虐线,每年一次小五连穿,时不时自己坐火车来个大五顺穿,而且出行必有图文并茂的游记。

        每年11月15日蓟县山区防火封山,几大景区各自为政,看天说话。虽然距离防火期还有十天,八仙山景区已经闭门谢客了。山顶最高处是森林防火监测站,有人值班,态度很热情就是决不允许继续前行。

        聚仙峰拍照之后原路折返梨木台,沿步道北上至景区尽头的梨木山庄。悲剧了!着装的消防武警和便装的景区管理员一言不合就要罚款,本想问问为什么找我们要钱无奈胆子太小没敢开口。回撤一段,大家商量后决定尝试从另一条沟谷绕行梨木山庄。乱石杂陈、灌木横生、举步维艰、行进缓慢,志民和苞米突前开路,其他人尾随,时近中午多次尝试仍未能汇入原定轨迹,考虑到时间及安全遂决定返回常州村。

        9869自此变成了989+69,虐线也演变成了腐败线,一帮不知愁的家伙!

        周日早起,饱餐后告别花市村,此时队伍已变成8个人。

        过西湖景,走防火道,之字形拔升登顶六里坪主峰,这一段是很成熟的驴线。同属一片山区,行政区划不同,管理政策也不相同,植被的覆盖率更是大不同。

        海拔的原因,之前的小雪斑驳犹存,宣示着冬天的存在。

        六里坪主峰石碑之前的一大片蒿草,黄的灿烂,温顺的让人忘记寒冷。

         翻越主峰向西南而下,穿过一片铺满厚厚松针的松树林,大家开始各显神通。

        这一段陡降基本无路可循,定好方向后全凭个人感觉,队形散的很开,队友之间大多不在视线范围之内,只能高声呼喊着通报情况。

        屁降与屁墩的区别。

        这就是六里坪的大石海,45°左右的斜坡,一眼望不到尽头。

        @实在人@董大哥,厚道,热情,总是一副憨憨的笑脸,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位朋友。

        石海之后进入峡谷,泉水时隐时现,想来雨季时行进更为困难。

        顺利到达九龙潭景区,时间尚早,我们开始了信步周游。这里已经没有了游客,景区管理也形同虚设,附近村民在景区里牧羊,大门敞开着无人过问。

        走了98,也走了69,但86之间留下了遗憾。这片蓟州最北部的深山区,我们一定会再来。


活动链接                12月2-3日 疯狂的9869


敬请关注《窗户外》,邂逅你的诗意与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