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家故事|记著名山水画家皮志刚

不止梦想2021-11-18 13:22:06

点击上方“不止梦想” 抢先订阅哦!
“不止梦想” |天津新锐文化访谈
深度阅读◆独属自己的温情
国家一级美术师、著名山水画家皮志刚
“高雅艺术”彰显自然之美
皮志刚先后拜孙克刚、孙其峰为师,成为画坛鲜有的师从“天津二孙”(孙克刚、孙其峰)的弟子。

从1980年春天进入书画学院进行专业系统学习,转眼三十年间,他有幸得到孙其峰、爱新觉罗·溥佐、梁琦、赵松涛、李长友、韩文来等名家指导,又勤奋临摹唐、宋、元、明、清名家的山水之作,练就了一手扎实的笔墨之功,掌握了山水画的基本规律和要素。其作品多次获得大奖,多幅作品被有关部门及收藏家收藏,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天津美协理事、天津美协山水画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天津市津门书画院秘书长、天津市西青区政协委员。

1
艺术精神必须勤奋
生于1960年的皮志刚天生喜好丹青水墨,幼年时即显现过人绘画天赋,这使他刚上小学就被选入美术组。他回忆说,小学生的美术虽只是简单临摹涂鸦,却激发出他想要一生嗜画的梦想。

20世纪八十年代,他凭借个人努力进入书画学院成为第一批学员,“书画学院每周都会请一位老画家前来授课,我也借机得以见识到诸多名师大家的笔韵风采。”

天津著名山水画家赵树松授课时从如何画好一棵树到画面怎样组织构图,无一不细细讲解。皮志刚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白天学习,夜晚练习,满腔激情,不敢懈怠。赵树松从他的作业中看出其刻苦奋进的精神,很是认可皮志刚的学习态度。

在物资凭票供应的20世纪八十年代,对皮志刚这样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来说,生活尚成问题,何谈书画爱好。他回忆当年学画,深深感激恩师赵树松给予的无私帮助与提点。“那时候到黄山、泰山、燕山、太行山、翠华山等地写生,全靠赵老师帮忙解决路费,就连画画的材料也是由老师提供的。”他说当年的写生是平淡生活里的一束光,“赵老师白天辅导我们写生,晚上细心讲画。”

在研修班毕业画展上,皮志刚的作品《清凉世界》毫无悬念地获得一等奖。画面上黄山的云海在他的笔下千变万化,清凉台藏在其中若隐若现。名师赵树松的学院派系统教学理念对皮志刚山水画的长足发展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后因缘巧合下他得识画坛名宿孙克刚先生,并引以为入室弟子,眼界胸次为之顿开。皮志刚受业于孙克刚门下近三十载,为其日后在人品、画品多方面所赢得的声誉奠定了雄厚的基础。孙克刚辞世后,经其公子孙越先生居中作美,引荐皮志刚复拜孙克老同道挚友孙其峰老前辈为师。

皮志刚得数位前辈耳提面命,遂能多生会心、广纳博采。他的山水画苍浑有致,虚实相间,气势雄浑,笔法古朴;泽润山水,以画载道,以古见新。他善于以奔放的笔墨营造出苍茫磅礴的画面,在一派茂密丰盈的外在情节中,寓空于实、寄虚于满,精微细小处所衬托出的空灵安详之气油然而生,可谓纵逸冲和,相得益彰。在由传统山水画向现代山水画的转变进程中,他不信心想事成,但求水到渠成。他说,勤奋是艺术家成长之必需精神。对他而言,山水画家无论是从构图、笔墨、勾线、渲染还是在意境的创造、情怀的抒发及艺术的表现上都需精耕细作。

2
艰辛创作贵在坚持
在天津山水画坛,皮志刚是公认的实力派画家,其代表作《大山的呼唤》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天津展区。他还是中国书画报特聘画家、天津市文化发展中心书画院理事、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浙江分院高级研究员、天津市政协书画艺术研究室会员、天津民革画院理事。

“严谨”是他对待山水画创作的学术态度。

当年名家名师要求他所创作的每一幅作品都应有情趣,比如画中人从哪个地方走上山来的,又是怎么从山上走下去的;水是从哪里流过来的,又要流到哪里去……画面的所有内容都应该有机地联系在一起,艺术表现应务必严谨。在山水大写意上,名师们又要求他释放出天地自然的豪放气势,“山水画最讲究有张有弛,名山大川既是自然美景也要兼具笔墨情趣。”

他在三十余载艺术创作实践中,深觉古不乖时、今不同弊之理。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知白守黑,以其驾空驭实的手笔逐渐形成了寓空于实、朴茂沉雄的画风。有艺术评论家讲,皮志刚初习石涛,得其纵横峻拔之气;再上窥范宽,体味宋人大景辽阔之势;后回首明季清初诸家,依个人心性终以龚半千为最心仪者。

最初十载,他倾心于“黑龚”沉毅大气的意境,后得遇名家孙克刚,复以湖社清新温婉之风,矫率意疏狂之态,遂能落笔之际得心应手。在为天津某单位创作的宽8.5米、高2.5米的巨幅画作《天下情山》中,他以天津蓟县盘山风景区为创作背景,采用泼墨大写意的绘画风格,画面团簇紧凑,俊秀磅礴,寄情山水之间,与美丽的盘山风景融为一体。

谈及《天下情山》的创作,皮志刚坦言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对家乡热爱的情怀会不由自主地跃然纸上,故而创作灵感自然而然地选择了盘山。“蓟县的山由九龙山、八仙山、九顶山等很多山组成,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盘山。乾隆皇帝一生32次登临盘山,‘早知有盘山 何必下江南’更是乾隆皇帝登临盘山时的感叹。蓟县自然风光秀丽,名胜古迹众多,我在总体构图上会‘移山接木’,把家乡最美、最具气势、最灵动的一面反映出来。”

观《天下情山》,一座座大山扑面向观者迎面压来,山脉青绿,充满着盎然顽强的生命力。几条瀑布从山间一泻而下,恰有“疑落九天”之感。山间几处农家院村落,以及平坦的山路上行驶的汽车,为画面注入了浓郁的现代气息和生机。该作品展现蓟县盘山风景的同时,更是表现了天津市构建新农村的丰硕成果和新农村的现代化风貌。

他的《黄山烟云》、《高山人家》、《黄山奇观》、《万里江山图》、《雨霁》和《还是溪山行旅图》等画作,所造就的高山大川、飞瀑流泉、云雾交浑、风雨雷鸣、树石掩郁、阔野清风等百态雄姿,无不向人们展示着包容万千的宇宙大象,这些景象苍浑有致,虚实相间,恢宏磅礴。其中勾画出的山川、老树、苍松、怪石、飞瀑、流水、山花、茂林等,虽像貌不经意的信手拈来,却凝聚着他数十载千百次观摩写生的精神提炼,是他踏遍祖国河山后的了然于胸,是学养修为心手相应的腕下妙得。
3
画山水表浩然之气
皮志刚绘画工作室“隐贤阁”坐落于风景秀丽的杨柳青隐贤村,既是他个人的创作天地,也是天津书画名家雅集之处。“隐贤阁”入口处一块宽三米、长九米的影壁是他借外物表胸中丘壑之物,影壁上的巨幅山水壁画《江山万里图》大气磅礴,气吞山河。他的山水画融赵树松、孙克纲、孙其峰三大名家之特长,在静气里面蕴涵着一种秀骨,使得他的山水画峻山盈饱,水色生韵,笔墨华兹,层层深厚,涵浑大气,灵秀韵致。

“隐贤阁”的墙上陈列着他最新创作的多幅山水画作,他的作品给人的第一感觉永远是雄浑险峻,气象万千。他说自己之所以钟情山水画是因雄奇险峻之中蕴无穷意境。“画家可借由个人感悟完成从物象到意象的转化。”他认为,一幅好的山水画作品绝不是对大自然的“摹仿”,也不是对景观的再现,而是画家借由自然之象抒发内心情感,是属于精神层面的文化创作。常言说,画如其人。观皮志刚作品亦可窥察其人秉性。多年来,他几乎将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给了绘画,不喜应酬,性格温和内敛、不事张扬,与朋友相交秉承坦诚相见。

皮志刚的山水画,湖光山色,无不有着神秘、玄妙、朦胧的艺术境界,笔墨恰到好处,轻、重、缓、急,浓淡相宜,使人在欣赏他的画作过程中,感觉到山河的妖娆美丽,也不知不觉置身于高雅的艺术殿堂,与美丽的大自然融为一体。

画家功夫在笔墨之外
追梦人心声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在皮志刚看来,“一幅作品的好坏优劣,并不是完全取决于笔墨之间,更为重要的是,要看画家笔墨之外的功夫”。正是这样的思想,驱使他严于自律,清心自守。

为了把画画好,他不计得失,付出了大半生的时间和心血。年轻时工资低,他留下养家糊口的钱,将剩余的收入全部用于购置书籍和绘画材料。只要有时间,他便出门游历山川名水,到大自然中陶冶情操。黄山、五台山、峨眉山,苍岩山、武当山、千山、泰山、华山……都留下他攀爬驻足的身影,名瀑、名泉、名溪都有他立身观察的足迹。常年跋山涉水为他的山水画创作积累了大量的素材,对大自然的独特观感亦从他的笔底自然倾泻。

在绘画艺术上,皮志刚推崇晋贤顾恺之“写其形必传其神,传其神必写其心”的“传神论”。他强调,一个画家想要创作出好的作品就必须内心笃定、甘于寂寞、抱常守一。“画家要对起起伏伏的艺术品市场淡定从容,坚守艺术良知。如此一个画家的作品才能不媚俗、不流俗、不被市场左右。”


摄影 李健


 
等你拥抱
微信:yiran_club
记录天津人的真实故事

人人都有美好日常
我们都是理想家

长按二维码关注
商业合作|推荐人物|转载
请联系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