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吉亚游记 | 寻找上帝后花园,去外高加索最高的雪山教堂拍一张半裸照

江湖浪浪浪2022-07-31 09:05:00


如果你也喜欢旅行,请记得关注我哦!


传说

上帝要把世界上的土地分给人类

格鲁吉亚人因为贪杯而迟到了

所有的土地都已分割殆尽

豁达乐观的格鲁吉亚人没有失望

他们邀请上帝和其他的人一起喝酒

为上帝祝福

上帝被他们感动

将原本留给自己的后花园馈赠给他们

去格鲁吉亚之前,我不曾知道这个国家。只是在做伊朗攻略时,无意间发现有人连着外高加索三国一起玩,没急着查阅资料,已经被“外高加索”这几个字吸引。一查,原先签证要求极高的外高加索,如今只需电子签甚至落地签即可,对中国人民欢迎之至。那还想什么呢,只管去呀!


我们是从德黑兰飞至阿塞拜疆的巴库,又从阿塞拜疆的小城舍基一路坐公车跨越边境来到锡格纳吉的。那天雨疏雾浓,沿途秋色沉醉却迷离,锡格纳吉在山上,寻民宿住下,阳台厨房清新空阔,满目山景全是朦胧。格鲁吉亚就在雨遮雾掩中欢迎我们。


看管民宿的是老头老太,一句英语都不会讲,但只觉亲切。她们通话于自己的孙女,孙女特意跑来沟通,又指超市、车站与电话营业厅给我们,一切了解完毕,尽情享受整个民宿的清净。在淡季的格鲁吉亚,一幢民宿只有我们。

照片中的锡格纳吉


锡格纳吉的美在照片上,座座红色屋顶参差点缀山间,绿树环绕,宛若世外桃源。这个不起眼的小镇,却是世界红酒的起源地,多个红酒酒庄隐匿其中。这里的红酒通过纯手工陶罐酿造,这里的葡萄有着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品种,这里的文字从葡萄藤蔓的弯曲缠绕中吸取灵感,这里家家户户几乎都有葡萄园,葡萄栽培是格鲁吉亚古代最重要的经济来源,这里的酿酒技术之精湛至今无出其右。


酒美,价格也美丽,锡格纳吉便被称为红酒小镇,浪漫之都,格鲁吉亚的年轻恋人喜欢来这度假,新婚夫妇喜欢来这拍婚纱照,这座山城充满着爱情味道。


可惜我们等不及雾散,次日便匆匆离去,赶到首都第比利斯。

雨雾中的锡格纳吉


住在城中心的青旅,推门即是秋色。清晨独自漫步于附近街道,摄入的全是落叶缤纷,市中心竟逛出小镇的感觉,大概也是第比利斯的特色吧。


待朋友起床,优哉游哉坐个公车去姆茨赫塔,听说那里有一座古老的教堂,建于悬崖边,底下是库那河与阿拉格维河流的交汇处,景色极为壮观优美。

第比利斯街头秋色 


去悬崖教堂得包车,司机在淡季也不算宰人,想要杀价却被咬死,想要换辆车咨询却被垄断,但这种异于非洲啊印度啊中东啊司机相互竞争的友好方式反而唤起我的好感。教堂名“季瓦里”,意“十字架”,,教堂之旅在所难免,而教堂建筑之精美,位置之独特,也总能让人眼前一亮。

季瓦里教堂底下的河


山下古城也值得逛,循着河边秋色随意游走,到处是风光。姆茨赫塔有三座教堂可看,于我而言,教堂本身并不重要,去教堂路上的所遇所见才是收获!譬如路过一棵院墙关不住的熟透的柿子树,窗内探出老爷爷呼唤我们等等,等他从后院捧出一捧新鲜脆柿塞到我们手中,语言不通却暖流涌起,那是我至今吃过最甜最香的脆柿。譬如位置绝佳的民宿,手脚比划着能否上阳台一览风光,老板客气地招手同意,一阵摆拍依然一脸微笑。譬如街上有本地导游带领朋友游览,顺便介绍店铺上摆放的格鲁吉亚特产糖串并热情邀请我们品尝,尽管我们没有一个人喜欢那股怪怪的味道。这个国家我们后来游走十多天,,见到中国人还处于好奇阶段,整个国家的旅游尚未被污染、

姆茨赫塔的秋色

民宿阳台上的秋色

藏不住的柿子树


回第比利斯,因朋友来例假,完美错过被茶玫称作“舒服死了”的硫磺浴。据说这硫磺浴除了味道难闻点没啥其他缺点,美容养颜养生,功效极佳。为这可以被舒服死了的硫磺浴,第比利斯是可以再去一次的呀!


硫磺浴室可从Narikala要塞望见,这里是首都制高点,可以看到整个第比利斯的全景,不远处被网友戏谑为“姨妈巾”的和平桥,,全部收入眼中。护城河弯曲流转,红色屋顶与黄色树叶交错掩映,要塞残墙山情侣成对坐着,第比利斯安静地像一幅画。

要塞俯瞰整个第比利斯


通往要塞有缆车,缆车价格不高,然而正在检修。我们只能从缆车下站穿过老城沿着台阶一路往上爬,却因走偏路而遇见另一种美。错落的秋色,慵懒的猫咪,时光静止等你来。

从老城一步步往上爬,遇见慵懒的猫


就在附近找一家猫途鹰推荐的餐厅吃晚饭,直坐到华灯初上,继续看城市夜景。夜色也迷人,圣三一教堂透着最亮的灯光,在这座城市的最高处,就好像海上的夜航灯。

第比利斯的夜景

圣三一大教堂的夜色

 

格鲁吉亚有雪山,离第比利斯最近的是卡兹别克,如不停留,车子过去也就两个小时。但中途经过的Ananuri古堡吸引力太大,曾被作为老版格鲁吉亚LP封面,公车只在此处停留十分钟。于是我们半路下车,在古堡内外逛一圈,又下到河边,一看角度不对,再继续沿大路往回走,多少感觉出LP封面的角度。

Ananuri古堡


作为行走多年的背包客,只要不是真正的荒郊野外,一点也不怕交通问题。公车太少就搭车嘛,就只有这么一条路,还不信到不了卡兹别克了。


这一搭就搭上了一辆推土机,甚觉拉风。跟司机比划着说要下到Aragvi水库边,司机真找到一条小路毫不犹豫地向下冲。尽头处有一片葱绿草坪,草坪之外是金色树林,树林之外是碧蓝水库,水库之外是连绵群山。太美了,必须下车拍拍拍呀,和推土机司机说再见,忍不住奔向草坪,这片被我称作“秘密花园”的草地,大爱啊大爱。


我们的秘密花园


这是搭车之自由与惊喜。更惊喜的是,待我们拍得差不多了,推土机司机竟又返回来接我们,硬是要把我们送到他所能抵达最远之处。我们就在车内颠簸着欢笑着,与路上之人挥手招呼,格鲁吉亚的古堡游览方式也是绝了。

推土机之路


这一天又搭了三辆小车,才终于在天黑之时抵达卡兹别克的斯特潘茨明镇,最后一位司机把我们送到后又默默掉头回去,热情至此而无言。我们并没有订房,即兴在booking上找便宜的住宿,入亮着灯的餐厅询问地址,前台却让我们问一位客人,因这一位客人会说英语。他看完地址后便让我们上车,海拔2000米的斯特潘茨明在秋季夜晚还是有点凉的。路上随意问我们是否已经预订,才告知并无,客人说他也开民宿,若不介意可以先去他家民宿瞅瞅,价格可以和我们在booking上看到的一样,并且他那里今晚也住着另外两位中国女游客。挺好啊我们想,这样的推销简直欣然接受,一看房间也很满意,当下便住了,又在他的接送中去原来那家餐厅吃饭,和老板聊天异常愉快。


格鲁吉亚的英语普及率和俄罗斯一样低,毕竟这个国家曾属于前苏联,人们喜欢用俄语交流。卡兹别克的这位民宿老板,是我整个格鲁吉亚之行遇见的英语最流畅的当地人。

格鲁吉亚的秋色正浓烈

 

早睡,准备次日看日照金山。

最佳角度在卡兹别克最好的酒店Rooms,我跑到阳台上等待。太阳慢慢上来,一点点移动,终于有一刻照在山尖上,尽管金色不十分炫耀,尽管云层些许挡着,总算也是真正的日照金山,早起便也值得。

卡兹别克的日照金山


吃过早饭和另外两位姑娘一同徒步前往Gergrti斯特潘茨明达圣三一教堂,山顶白雪轻覆,山头杂草枯黄,起伏山峦竟让我想起武功山。想必,春夏草绿之时,这里也像青色的武功山一样美,为此我特意去翻看卡兹别克绿色的照片,果不其然。为了绿色的卡兹别克,格鲁吉亚是可以再来一次的呀!

高大上的网红酒店Rooms的阳台


和土耳其出了名的肥猫相反,格鲁吉亚的狗出了名的饿,因为饿,很喜欢尾随游客,大约一般游客背包里多少都带着点食物。两条狗从山脚开始跟着我们登山,跑得快了就在前面坐着等待,不急不躁,虽赢得我们好感,然而我们背包里真是一点食物都没有呢。

一路翻山到教堂


绕一大圈到山顶教堂,游人无多。卡兹别克山可是外高加索最高的山脉之一,最高海拔5047米,教堂所处位置2170米,已然遗世独立高处不胜寒,被喻为离天最近的教堂,是格鲁吉亚的象征。远处是高原雪山,近处是枯黄草甸,底下是斯特潘茨明小镇,苍穹之中是渺小的我们,岁月浩瀚,山崖壮观。

离天堂最近的教堂


就在教堂附近有座悬崖,站在上面可以俯瞰整个小镇,临风而飘飘欲仙。我突然就想在这儿拍一张半裸照,趁有朋友壮胆。上衣脱完,立于悬崖,教堂上正在维修的工人们欢呼着什么,我心里却无比淡定地微笑。好像只为造景,并没有特别刺激特别欢腾的感受。人类都在背后,人类所谓的羞耻与文明也在背后,当你独对自然的时候,你无需遮掩,也势必遮掩不住。去感受大自然吧,真真切切的。

尽管只现后背的半裸照,在朋友圈着实火了一把,点赞评论如数。离凡啊,你总是特立独行异于大众,总是走得很远很前,总是突然让我们大吃一惊,总是一个目的地接一个目的地让我们应接不暇。

在最高的雪山教堂附近拍一张半裸照


我不是专业旅游师,而是依然忙碌着工作的普通人,正因为如此,忙里偷闲每年都要坚持出去旅行,才显得不一样吧。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有自己的独特与坚持,愿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不一样。


俯瞰斯特潘茨明小镇

 

回小镇,取上行李继续搭车返回第比利斯。


没有任何停留,又从车站赶车到哥里。司机也是可爱,一本正经地跟我们说我们行李太大需要另外收费,虽然心里不服,也已经做好了付行李费的打算,结果下了车给了正常车费司机啥也没说,开玩笑都能开得这么一本正经也是醉了。这是格鲁吉亚的可爱之处。


夜至哥里,就住在斯大林故居对面小弄堂。

被一墙的秋色惊艳


次日从弄堂出来,被一墙的秋色惊艳,红叶在身边舒展开来,似真似假分不清。我们特意用手去摸,油画一般的红叶只能是真的呀,丝毫不掺半分假。我们笑着自己的少见多怪,走着去斯大林故居。


故居要门票,由纪念馆、故居和一节火车车厢组成,纪念馆里展示着斯大林的生平事迹以及所用物件,也有大量中国赠送的物品。斯大林出生于格鲁吉亚,想必很多人都想不到,在这之前,我也误以为斯大林是俄罗斯的呢!老一辈们都记得有一篇茅盾写的文章《第比利斯的地下印刷所》,这样一想就对起来了!!

斯大林故居


哥里以东约10Km处有一座始于青铜器时代的岩石城镇Uplistsikhe(乌普利斯齐赫),我们几乎承包了整个景区,除了一条狗一进门就尾随我们,根本没啥其他游客。城镇如今看来不大,可在曾经居住过两万人,那是一整个石头王国啊,颇像西藏的古格王朝。


立于这石头王国,但见悬崖底下河流横河,树林染黄,又像北疆的喀纳斯了。世界美景,大致也相同。


小狗和我一起坐着看秋树与河流,看时光从青铜时代穿越至今,不留痕迹。

石头王国

从石头王国之上俯瞰秋色

石头王国之外的秋色


对哥里说再见,于库塔伊西看教堂。

Motsameta,被称为“红水修道院”,需横穿火车铁轨再走一公里抵达,教堂没啥大特色,但地理位置极妙,位于峡谷拐弯处,一个大拐弯收在眼底。

红水修道院


Gelati,格拉特修道院,世界文化遗产,外部在修缮中,据说已经修了很久很久,文物这种东西本身修来就慢,何况老外不像国内那样偷工减料。外围转一圈无感,一进门却立马被震惊,壁画太美了,说是褪色不少依然色泽鲜艳,哪怕不懂其意也仿佛看到了宗教和天堂的模样。

格拉特修道院的壁画


Bagrati,巴格拉特大教堂,坐落于老城山上,曾经的城墙如今已剩断壁残垣,俯瞰库塔伊西倒是容易了些。教堂前是一片绿草地,配着教堂蓝色的圆屋顶,一派清新,清新不失稳重。


巴格拉特大教堂


库塔伊西的三座教堂看完,直奔梅斯蒂亚,一路颠簸辗转,于天黑时抵达。在车站附近随意找了家民宿住下,打听好上乌树故里的车子,第二天又动身赶路。


乌树故里离梅斯蒂亚只有40公里,因路况极差,需开车近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后便来到这个遗世独立的地方,几乎没有信号,因淡季天冷,只有极少数民宿还在营业,单独的餐厅全部关门了。这里是斯瓦涅季河谷的尽头,是欧洲海拔最高的古村落,由五个古老的村子组成,整个乌树故里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碉楼挺拔,诉说着往昔的战争故事。这里,是整个外高加索的秘境。

乌树故里的碉楼


外高加索这个神奇的地方呀,从地理上看属于亚洲,然而从人文上判更像是欧洲,光看看街上高鼻梁蓝眼睛金头发的帅哥美女们,跟欧洲人一点无差嘛。


车还未停,已忍不住想下车拍照,隐世孤绝的乌树故里用它的雪山与碉楼吸引了我们。它荒凉、粗犷、野性、简陋,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魅力让人无法抵抗。我们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去往远方,为历史为故事为人文为美景更为这样原生态的冲击,粗野之美直抵心魂。


住处什么也没有,只有床和暖气炉;他们什么也没有,只有生存和家。明白身外物冗多无用,在未来的某一天能更坦然地面对失去。再多的欲望,在这里也被销蚀;再多的幻梦,在这里也被遗忘。有时候真应该来这种与世隔绝之地,待上十天半月纯当修炼,不信悟不出人生之一二三来。



遗世独立的乌树故里,雪山和碉楼


我们没有和大部队一起下山,而是次日一早带上面包开始18KM的徒步冰川之旅,轨迹很简单,路况却小有困难,好几处被河流挡着需绕道到窄处跳跃,整个徒步过程中只有我和小伙伴两人,再见不到第三个徒步者。路过半,人在雪地上行进,雪下乱石居多,要小心翼翼看准了下脚。空山空谷,任我们大喊大叫无人应答,这是徒步雪山的空寂荒凉。


回程时碰到唯一的人影是两个打猎员,和我们对牛弹琴交流了一会儿,非要让我们吃糖喝酒。格鲁吉亚最本土的红酒,对着格鲁吉亚最高的Shkhara山峰,此景此景简直绝了!


可惜他们还要待到六点才下山,不能搭车,只好一步一脚印继续徒步返回。回到村子,碰运气似的到桥头等待车子,想想几率也很低,天向晚,根本不太会有车上来。正当我们做好回民宿再住一晚的打算,居然见有一辆车往这里开来,随意招手问道会不会在今天下山,司机回复会,赶紧请求把我们带下山,司机竟也毫不犹豫地大应,说等他十分钟。


十分钟后,车子真的绕了一圈又回来了,车小,后排坐着一位胖女士,我和小伙伴只能挤下一个屁股,还有一个屁股几乎悬空,就这样在颠簸泥泞的盘山公路上震了三个小时到梅斯蒂亚。司机家开客栈,房间和价格都不差,二话不说赶紧定下,又加钱定了晚餐和早餐。老板娘是司机的妈妈,说她们家的餐超级丰盛哦,和一个中国人说丰盛简直开玩笑,这么多天的格鲁吉亚走下来就没吃到过所谓的丰盛,我们也不当回事,没想到等开餐了,盘数之多真把我们吓了一跳。好吧,这一回你们赢了。

18KM的徒步


在这客栈,忽然有了家的感觉,一切都被安排得好好的,人又客气热情,若不是时间不多,真想就这么窝两天呢。


回祖格迪迪的车子也是客栈帮忙安排的,在我们闲逛完一圈梅斯蒂亚之后,司机先来客栈接的我们,然后才去车站接上其他客人。梅斯蒂亚很小,一两个小时足以大概转一圈,也是雪山和碉楼,只是相较乌树故里少了粗犷和野性。在乌树故里待过,梅斯蒂亚便缺了意境,滑雪场正在检修,无其他地方可逛。

梅斯蒂亚的雪山、碉楼与教堂


祖格迪迪是格鲁吉亚东边旅游的中转站,去梅斯蒂亚必经之地。这里有回第比利斯的车,也有去黑海之滨巴统的车。我们到祖格迪迪一下车,恰有最后一班去巴统的车,也便不做停留立马上车,谁知一看我的行李不见了!司机一拍脑袋,大约是知道怎么回事了,让我们重新上车直接往回开。我竟是一点不着急,出门在外多年,这样的国家非常安全,人民的坑蒙拐骗极少存在,丢了东西是真能找回来的。果然,司机在上一站有客下车的地方寻回了我的行李箱,那个错拿行李的乘客也一直在路边等着呢。行李找到,赶紧返回车站,谁知一到车站,最后一班前往巴统的班车已经在十分钟之前开走。司机拿出手机拨打各种电话,继续载着我们狂奔,在一个路口停车等待。一会儿,对接上另外一辆开往巴统的车,站在路边一直目测我们上车,挥手道别。


这样的司机,也真是让人感动,一点点小温暖,小善举,人与人之间不过就这么简单呀!


夜车开啊开啊开到巴统,睡一觉吧,在格鲁吉亚最后一站。明日,我们将要坐跨国火车前往下一站:亚美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