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怪人 || 春暧峰岩

相约石海2022-08-02 14:06:21

  

 戳上面的“相约石海”关注我们哦!





相约·石海


  第404期  

兴文县作家协会      主办          

这里是纸刊《石海》的选稿基地

作者档案





山里怪人,原名邹富春,四川兴文人。兴文县作家协会会员,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喜爱文学和书法,笔耕不辍,有作品散见于《参花》《石海》《赤水情》《宜宾晚报》等杂志报刊


盒小桃酥(外一章

春暧峰岩



· 山里怪人(四川兴文)· 


  狗年的大年刚刚过完,兴文县作家协会就接到峰岩村邀请参加 “兴文大河峰岩首届石李桃花旅游文化节”文学采风活动的通知。3月17日,沐浴着三月凉丝丝的春风,回味着刘主席《苗寨年猪汤》飘香馥郁和热闹喜庆的场景,县作协会员们乘车穿越了喧嚣的县城之后,沿着古(宋)大(河)公路驱车近30公里,好不容易才抵达毗邻罗瓦沟村的峰岩苗寨大门口。


美丽女乡长乌黑闪亮的长发飘飘,灿烂的笑容就像一株开得正艳的桃花。我们刚一下车,她就主动上前和刘主席握手“欢迎你们,县作协的老师们!”精神矍铄的主席哈哈一笑:“谢谢,你们辛苦了。”简短的欢迎和答辞、开心的笑容、温暖的握手、苗寨门前附近大坑中笔直树梢枝条上泛起的新绿、以及随处可见的金灿灿的油菜花,让我的心头忽然涌起一阵不言而喻的感动。


应邀前来的两位贵州毕节文友,也和我们一起徒步行走在峰岩蜿蜒曲折、但还算好走的山间水泥路上。我们边走边谈,相识是缘。“梦绕燕京”是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在经商。平头,微笑,开朗,实在。在车上,他早已和我们谈笑风生开了,还三番五次邀请刘主席去毕节看百里杜鹃花……头顶灰蒙蒙的天空,远远近近的山峦错落有致,在云海中若隐若现,恍若海市蜃楼一般让人称奇和惊叹。对于我,这已是第二次踏上这片神秘而又古老的土地了。头一次过来是搭乘老同学的摩托车,腊月的寒风吹得我快有些瑟瑟发抖,沿途的风景都在一晃而过中随风而去,心中不免徒生些许遗憾。同时想着,以后再有机会来峰岩,一定要好好看看。真没想到我二到峰岩会这么快,而且还有这么多人过来陪我,喜悦之情自然溢于言表。



兴文县大河苗族乡峰岩村幅员面积7.5平方公里,辖7个村民小组,248户,1008人,其中苗族人口占92.2%,为四川省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峰岩村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表峰岩千姿百态,地下洞穴交叉纵横,苗族民俗保存完整,两合岩、药王庙、峰岩大洞、天生桥等旅游资源富集,特别是峰岩大洞兼具“宏、长、美、奇”的特点,开发潜力巨大。2016年被列为兴文县“三心三美”示范村,乡村旅游重点村。走进峰岩,亲近乡土,您可以追寻古老神秘的僰人影踪,找寻红军长征的五角帽徽,寻觅别具一格的世外桃源;可以呼吸富氧的清新空气,体验野趣的田园耕作,感受别样的乡村民俗;可以采摘有机香甜的鲜桃脆李,品尝生态放养的乌鸡土鸭,畅饮清爽淡雅的山泉绿茶,体会“采菊峰岩下,悠然见南山”的独有风情。


沿着迂回曲折的盘山公路继续向前,老远就听到了开幕式现场震耳欲聋的声声鼓鸣,以及主持人激情澎湃的声音,我们提前体验了一回“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的空旷、辽远带给来的无比震撼。其实在这一段路上,都还不算是真正的石漠化,至少还能看见挺拔的树,星星点点的野花,一望无垠,苍茫绵延的座座山峰……到了现场,到处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五六位穿着精美盛装的苗家咪猜伴随着婉转悠扬的曲子载歌载舞。负责主持的是一位皮肤较黄,中等个子的平头老帅哥,他步履矫健,脸上挂着笑意,不停地在舞台上来回走动,用有些生硬的普通话调节着现场的气氛。


亚平老师提议,我们上山去转转。正好前面就是一个不算陡峭的山坡。坡顶建有凉亭,一条迂回盘旋的山间石板小路连接着山顶与山脚,四周全都种满了李子树,花期快过,不少枝条上都长出了嫩绿的新叶。有的花还调皮地躲在叶子中间,粗壮的枝条下挂了好多吊牌,标示着人名和嫡系方式。听说这是峰岩村李桃专业合作社为了吸引更多游客关注峰岩和来此旅游,而隆重推出的一项特色内容。游客每赞助120元,就可以认领一株李子树,写上联系人姓名和电话,待到李子成熟时,就可以体验现场采摘李子的乐趣。对于不能前来采摘者,则可以用眼下盛行一时的快递公司打包寄给您。



主持人忽然提高了音量,报出了县石海家园购物中心党委书记,总经理刘书华先生认领了100株李子树的好消息,还有就是县作协刘主席喜获二等大奖的喜讯也随之传来。这些李子树大约半人高,树干全部整形和刷白,全部都是嫁接过了的新品种。这一片山坡就是典型石漠化的喀斯特地貌,石缝间才见黄土。而那些裸露的石头奇形怪状,高高低低,假如没有李子树来点缀,就会让人误以为是来到了兴文的小石海。一路上、半山腰全是三三两两举着相机或者手机拍照的游客。大家都刚从新年的年味之中走来,心情都还不错,天空也没有下雨,自然就想在这李子林中释放一回,轻松一把。尽量地摆出各种开心的姿势,尽量地在白的李花粉红的桃花丛中找寻年轻的身影。


我们几个停停走走,又走走停停,边走边拍,边笑边谈。草木染、亚平老师、王坤蛟、梦绕燕京、茅仪大哥加上后到的米洛大姐和王芳老师,我们挑选着最佳角度,选取最佳景点把自己留在了镜头里面。山顶李花开得正艳,山下的桃花也不示弱,迎着春风,点着头,扭着腰肢。其实,只要过来了,随便你怎么一站,处处都是美景。同时还能俯瞰开幕式会场全景:原来是在半山腰的山坳里开辟一块空地出来,四边加固,,相当平整。有的游客有些纳闷,连忙问起桃花来了,可桃花呢?知情者便领着他们用手一指,原来就在坡下一片很大的坪子地里,粉红的花瓣在桃树枝上活泼如一团团燃烧着的火焰,与四周洁白如雪的李花交相辉映,煞是好看。坤蛟老师坦言,要是桃花和李花混栽岂不更美?那样一来,就成了红的红,白的白,远观白里透红,近看红白相间。可惜天气不是很好,如果是在蓝天白云下面,春风徐徐,春阳和煦暖人,那才更加别有一番情趣的呢。无论是在李树中,还是在桃花林,草木染都开心笑着、跳跃着,就像一只在花丛中飞来飞去的蝴蝶,感染了在场的我们。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世间凡是美好的事物,总会有欣赏和赞许的目光,我们邀请和她合影,她落落大方地就过来了,带着迷人的微笑,快乐的心情,了却了我们的心愿。


午饭不是长桌宴,十人分坐圆桌一圈,菜肴丰盛,口味地道。值得一赞的是麻辣鸡和梅菜扣肉,游客们品尝到了正宗的苗家菜。抬甑蒸出来的米饭就是比电饭锅的香,原本我午饭只吃一碗的,到后来都又加了半碗,看来还是难抵“诱惑”。临下饭桌时,才见米酒上桌,除去司机开车不喝,余下的每人都是自吃自斟。偌大的大坝子里,分两行依次摆满了圆桌,听说乡里和村委准备了两百桌午宴,用苗家独有的菜肴米酒、美景、歌舞和热情笑迎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朋友。我看见,咪猜们都在尽情地跳着舞蹈,咪哆们围绕她们吹奏芦笙,俊朗的外表下面,扑闪着一颗颗热爱苗乡,向往美好生活和追求幸福的纯洁心灵与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的别样情怀。



在新苗寨,我们似乎才算是走进了苗家,光看那四幢两层雪白墙壁的独特建筑,展现了苗家儿女特别的生活风采。停车场外,有一片小树林,散养着乌骨鸡和土鸭。它们有的蹲着肥胖的身子在打盹,有的摇摆着尾巴,似叫非叫的样子,脖颈上黑白分明的羽毛,鸭嘴扁平而狭长,小眼睛黑不溜秋地东瞅瞅西望望,也许在纳闷,今天咋会来了这么多人?


趁着时间充裕,光头哥哥、茅仪、诸葛小亮、月无影、王芳、鞠帅哥和我坐车去峰岩大洞实地参观,主要还是想近距离地体验一回它的宏大、神秘、传奇和险秀。在七弯八拐的一阵下坡之后,峰岩大洞便跃入眼帘。一下车,月无影首先掏出手机来回一圈拍下了紧连大洞神奇绝壁的喀斯特风光小视频。王方老师也不无赞叹地说,“这就是峰岩的‘大漏斗’嘛”。顺着她的纤指仰头回望,还真像那么回事。只可惜,盘山公路那面有一个巨大的缺口,要是四周都是竖状绝壁的话,那倒还真的成了兴文的第二个大漏斗了呢。


从绝壁下方铺满小石子的小路走过,爬上陡坡,穿过青青翠竹,看到两块大大的告示牌,内容就是为保护游客人身安全和洞内景致不准破坏,提醒大家不要自行进洞,以免危险。如果发现损坏者,会处以500元至1000元的罚款。再往下行,就见一个高大突兀的洞口,里面幽深,光线也暗,似乎还有薄雾飘出。茅仪大哥说这个洞比石海前洞的大溶洞都还要大,他还对峰岩大洞和石海做了一番比较。亚平老师是个性格随和的乐天派,他哈哈一笑,说这里的旅游资源还真不错,只可惜没有好好开发。原来听说峰岩有几个人在洞内探险了一个多月,是走通了出去的,但没见到他们,要不都可以仔细问问他们看到的情况。高亮帅哥一大早从宜宾赶来,连早餐都没有顾得上吃,看上去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可当见到溶洞洞口鬼斧神工和洞内神奇景观时,也忍不住赞不绝口:要是政府能很好地规划设计开发的话,就会带动峰岩旅游收入,很快地脱贫致富,不过那要很多资金才能搞定。在半空中突出来的一块大石头上面,好几个美女聊得正欢,见到我们过去,便和我们聊了几句,她们很想下到洞底探险。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像这种大洞穴中,经常都有蟒蛇出现。”她们便望而却步了。事实上,洞内藏有蟒蛇应该不假,因为洞内的温度最适合蟒蛇生存,若是没有碰到,说明游客的运气还不错。但真要遇见,也没必要慌张,躲开便是。有点小遗憾,就是我们没有带来专业照明设备,时间也不允许过多停留,因而并没有下到洞底一探洞内风光。就在那块巨大的岩石上,我们看见,还是有人去了洞底,不时传来带有回音的欢笑声,那声音听起来余音袅袅,让人心情格外的舒畅。甚至可以这么说,市面上销售的顶级音响设备,都不能和它媲美音响效果。如果在洞中高歌或清唱一曲,是否就成了天籁之音而让人久久难以忘怀呢?



同行的鞠帅哥是个眼镜,为人热情,看上去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他也忍不住说道:“确实,峰岩这地方真该好好规划和开发,要是有大型投资集团过来投资建设,无论是对峰岩还是对兴文来讲,都是一个福音,一件幸事。”我接过话茬:“其实这几天,都有一个投资集团的人在我那里住着,原本也过来这里实地查看后,都有意向准备投资,和县政府洽谈时没有谈拢。根据惯例,这种大大规模的旅游项目投资,前期的基础性设施会花掉数目相当惊人的资金,如果在经营权上能维持70年才可以回本。但县府只同意他们经营50年,就跟1991年法国的一家国际投资机构来兴文洽谈关于石海大开发的情况不谋而合,最后便不了了之。如果不是这样,兴文石海和峰岩的大开发肯定不是今天这样了。也许,当政决策者们有他们的全盘考虑,比如要保护石漠化等,但又错过了极为难得的发展机遇期,这就为兴文经济的快速振兴和当下的脱贫攻坚带来了不小的阻力。多年以前,我就读到过一篇文章,标题叫做《开发观念》,主题意思是,开发观念,必须成为西部大开发的首要先决条件。如果观念上不能开发,思想守旧,不能创新和尝试,国家的扶持政策再好,那也不能为地方经济加快发展、人民的生活不断持续改善与提升发挥最有效的积极推动作用。


欢快的竹竿舞在震撼心灵的架子鼓鸣和悠扬的芦笙曲中跳起来了,从沙坝过来穿着苗族节日盛装的女老师和几个小咪猜完全进入状态,她们动作娴熟,舞姿优美。尽管额头,脸颊上都挂着汗珠,红彤彤的,也丝毫没有感觉到累和想停下来到意思。蹲在地上,弓着腰,使劲提压拍打竹竿的同伴们配合得也是相当的默契。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竹竿舞,今天却是亲眼所见了,就觉得跳竹竿舞一来可以活动身体,增强体质,二来可以陶怡情操,丰富生活,修身养性。一曲已终,一曲又起。苗族女老师现场指导:打竹竿不是乱打的哈,它有规律性的,通常都是在一二三的口号声后才开始,节奏是在开开-合合,开开-合合中进行的。对跳舞的来说,打竹竿的人喊开,就可以往里跳一下,喊合就收脚,不可以乱跳,那样会被竹竿夹住脚的。擅长写儿童诗,活泼开朗、快人快语,王芳老师那件惹人的红上衣格外鲜艳,她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地加入到跳舞的咪猜队伍当中,起初的动作还不是那么到位,但渐渐地也跳得惟妙惟肖了。


就在现场,飘过来一位吹奏芦笙的年长者,估计年届古稀,发白眼大,步态稳健而潇洒,他边跳边摇晃着身子吹奏着悠扬的曲子。他一会儿就到我身边,说:“不要怕,格自克整起。”我微微一笑:“不会啊!”他又来点鼓励:“不关事的,苗汉一家亲,跟着他们整起走就是。”在架子鼓旁,我细细观察了好一会,也想学习下打鼓的技巧。不想又被他瞧见,说:“不怕得,今天是村里的活动,没有那么多的讲究,这鼓随便敲都行,大家图高兴嘛。”后来在晚饭桌上,刘主席才悄悄告诉我们:“按照以前的规矩,苗族人的这鼓是不可以乱敲的。通常来说,苗家只有在办丧事的时候才会击鼓。其它人只要听到鼓声一响,就会自发聚集过来相帮,平常都不允许敲的。不过,现在是搞文旅节,渐渐地就没有过多的讲究了。”



不过,在谈到僰族和苗族的历史时,这对“史痴”的刘大如主席来说,还真的难不倒他。凭借他对这两个民族史料的广泛阅读与研究,还有他不错的记忆力,和贵州文友说道起来也是如数家珍,知无不言和言无不尽。尤其是对苗语,刘主席都还能说上好些,而且字正腔圆,让贵州文友梦绕燕京惊讶不已。我从刘主席的简略介绍和拜读了米洛大姐的诗歌后,就对苗族人民自强不息、不怕困难、勇敢顽强的民族精神肃然起敬。


可惜僰族在“九丝之战”中消亡,留下了千古遗憾,要不然,中国的民族就会再多加上一个僰族,从而使56个民族变成57个。虽然僰族已成历史,被永远尘封进岁月的长河中,可他们和苗族同胞们同样可贵的精神品质依然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黯淡无光,反而会更加璀璨夺目,他们和其它民族一起共同形成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强大生命力。正是这种强大的生命力,在穿越了上下五千年的时光之后,使得中华民族越来越强大。想到这里,我的胸中似乎已经唱响了《义勇军进行曲》……



晚饭后,坐在返程的车上,我心潮澎湃,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偶尔从车窗外飘进来的春风,依旧是那么温暖,那么沁人心脾。党和国家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战略高度出发,适时提出了大力振兴乡村发展,促进农村和农民生活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峰岩村也会伴随着这次难得的大力发展契机,撸起袖子加油干,只要形成合力、科学谋划和稳步推进,完全有理由充分相信:未来的峰岩村一定会更加的美丽、富裕、文明;苗家儿女的日子也会一天比一天更加红火,他们吹芦笙、跳竹竿舞时自然就会越来越带劲,越来越精彩!

关于我们


主持 | 光头哥哥      编辑 | 丽丽


《石海》杂志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本微刊由兴文县作家协会主办,是《石海》纸刊的重要选稿基地,稿件要求原创首发,文体不限,文责自负。来稿请在正文后附100字内个人简介、联系地址、联系方式,另附个人生活照1-2张,稿件和相片均以附件方式发送。本微刊推荐的作品暂无稿酬,如被《石海》纸刊选发,除赠样刊外,还会根据稿件情况支付一定稿酬。本微刊对来稿保留适当修改的权利,投稿即为同意本刊规定。来稿15天内没被刊发,可另作他投。

关于赞赏:赞赏纯属自愿,赞赏的一半发给作者作稿酬(低于10元不发放),一周后以微信红包方式发放

 联 系 我 们

电   话:15181164699
Q Q:357222212
微信:15181164699


邮箱:357222212@qq.com



往期荐读——


枯草叶儿 || 看信有风险


新蕾 || 多看了你一眼|吴宇嘉|


蒋德均 ||尘世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