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在一起,怎样才算有感情?

心语美文2021-11-27 14:54:05

两个人如果有感觉了,

就不在乎年龄大小,

贫富之差。


真正的感情,

是两个人在一起时要有一种感觉,

一种“亲切感”,

男人可以不英俊,女人可以不漂亮,

但是彼此看着顺眼,彼此感到亲切,

就像亲人一样,

在对方面前都能彻底地放松,

愿意敞开心扉,

愿意暴露自己的脆弱,

愿意暴露自己的缺点

而不必担心对方轻视和嘲笑。

真正的感情,

就这样一种亲切感和放松的心情,

是一种亲人般的感情!


真正的感情,

是心灵和思想的交融,

更是彼此理解、宽容。

因为,

爱一个人的优点很容易,

宽容一个人的缺点却很难。

如果一个人能一生宽容对方的缺点,

才是真正的感情。

只有那个最能宽容自己的人,

才是最爱自己的人。


真正的感情,

是彼此的关心和体贴,

是彼此心疼爱惜的感觉,

是你对我好、我对你更好的感恩的心情。

他累的时候我会给他揉揉肩膀,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他能耐心听我唠叨。


天冷的时候互相提醒着多加衣服,

一个人咳嗽感冒了,

另一个人能马上端上水和药。

默默地记住对方喜欢吃的东西,

并把这些东西留给他(她)吃……


真正的感情,

不是浪漫的鲜花和烛光晚宴,

也不是甜言蜜语海誓山盟,

是发自内心的关心和体贴,

是生活中点点滴滴实实在在的体贴和关心。

只要真正的关心和体贴,

另一颗心就一定能感受到。


真正的感情,

是双方都懂得感恩,

懂得回报对方的爱,

而不是一方奉献,另一方只是索取...... 

爱和物质金钱没有关系,

要的只是你这个人。

----------<end>-----------

下面更精彩↓↓↓

凶悍车技

苏南市西部,盘山公路,一辆普桑急速飞驰,一路上不断出现“此路不同,禁止通行”路牌。

宋楚扬叼着烟,悠哉急转弯,加大油门,丝毫不顾路牌提醒。

“老大你疯啦,我早就把安全路线发给你了,你为了省点时间至于么!”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传来。

“我是老大,做事需要听你安排?麻溜点发份地图来。”宋楚扬挂档,一脚地板油,普桑发出暴躁的轰鸣声。

蛇盘山,位于苏南苏北市中间,路况极差,车祸极多,十年前就被政府禁止通行。

新建的十车道高速公路,直接将蛇盘山给绕开,虽然远了一点,但胜在安全。

除了飙车党,还真极少有人会选择这条路通行。

“老大,各种导航都没有这路段路况,我黑进军用卫星,给你发了一份,你现在调头还来得及。”电话里劝说。

滴,宋楚扬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在副驾驶座位上。

看了一眼工具箱上的照片,宋楚扬嘴角不禁浮上了一丝笑容,这美女的颜值和身材,啧啧!

一回国就有这样的如花美眷在等着自己完婚,这么好的待遇,老子兵王都不想干了,让我绕一个大圈浪费时间,怎么能答应?

突然,一阵急促的喇叭声传来,打破了宋楚扬的思绪。

随即便是,狂暴急躁的引擎轰鸣,轰轰!

宋楚扬当兵王多年,世面见的多,光一听声浪,这车至少三百万。

声浪越来越近,加之大灯照射,黑漆漆的山腰上,一片明亮,宋楚扬从反光镜看到,一辆玛莎拉蒂从身后疾驰而来,这速度,简直是那生命开玩笑。

几秒过后,玛莎拉蒂GC已经贴近了宋楚扬,宋楚扬让开道,让对方通过。

谁知道,对方超过时,扔出两个酒瓶,一个砸在引擎盖上,一个砸在挡风玻璃上。

“麻痹,老子都让道了,还敢这么嚣张?”宋楚扬方向一打,一脚油门,快速占回道,点了根烟,保持八十多码速度,悠哉的开着。

宋楚扬的车技是盖的?不想让道,对方左突又超根本没机会过去,喇叭嘀嘀嘀的狂按,发泄不满。

到了下一个转弯,机会出现,瞬间一脚油门,唰的一下超了过去。

宋楚扬微微一笑,教训一下也就算了,谁知,对方降下窗户,对着宋楚扬大喊道:“我说这么大年纪的,在哪待着不行?弄辆破普桑在这里装比,你这是作死啊!自己作死就算了,别害我们!”

“麻痹,就这速度,还飙车?你就慢慢爬吧!”

两句嘲讽后,一脚油门,连串的声浪暴起,玛莎拉蒂拉远距离。

宋楚扬刚要开骂。

突然间!

这玛莎拉蒂猛的一脚刹车,宋楚扬急忙跟着刹,差点追尾!

下一秒,对方又一脚油门,双方拉开距离,疾驰而去。

“嚓!心里这么阴暗?车好,却用错了地方。”宋楚扬扔掉烟头,真是被这垃圾给气到了。

辱骂不说,还玩阴的!

“麻痹的,老子玩车时,你这小屁孩还在玩泥巴呢,真当老子好欺负啊!等着!”宋楚扬方向一打,普桑急速内切,一脚油门轰上。

为了减少离心力,加快前行,追上前车,宋楚扬选择内切贴边而走!

簌簌的碎石滚下,掉落黑不见底的深渊!

谁敢这么玩命?但宋楚扬敢!

强大的心里素质,高超的车技,宋楚扬的普桑贴身峭壁急速前行。

一分钟之后,宋楚扬追上了玛莎拉蒂,内切并排而走,左侧两只轮胎,一半都不在地上,这比刀尖跳舞还要危险!

宋楚扬却淡定的如同古井!

没一会,追上了!

车窗放下,中指竖起,宋楚扬咧嘴道:“小娃娃,就你这技术,乖乖在电脑上玩极品飞车吧。”

两车在狭窄的路段并行,轻微擦碰。

对方吓了一跳,急往内打了方向,宁愿侧边刮花,也不愿被挤近崖边。

再一看,竟然是刚才那辆普桑,顿时气急败坏的吼叫道:“一辆破普桑还敢来挑衅,老子要完爆你十条街!”

“来嘛,车技不行,别说玛莎拉蒂,就是蒂拉莎玛也没用,蒂拉莎玛?咦?莎玛特?果然如此,哈哈!”宋楚扬大笑着扬长而去。

路况越来越复杂,连续的不规整S弯,宋楚扬叼着烟,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放在手刹上,连续的几个甩尾,平线切角,在不规整S弯上如履平地。

身后的玛莎拉蒂越发着急,如果是直线狂飙,八缸发动机可以将普桑爆的只剩渣渣,可是在S弯!

“麻痹,这口气忍不下!”此人微微松开油门,将车道让给了宋楚扬。

“老子超不过你,可以撞你,哈哈!”此人大笑起来,一脚油门轰下,从身后顶了上来。

砰!一声爆响!

追尾了!

宋楚扬差点撞上挡风玻璃,方向往左一打,一半已悬空的右前轮,打了回来。

宋楚扬急扣上安全带,狂骂道:“你麻痹,现在的神经病太多了,飚不过老子,竟然想撞死老子!”

点了一根烟,宋楚扬嘴角浮现邪笑,很好,既然对方耍阴的,想谋杀,就别怪我下黑手了。

宋楚扬目光看着前方,心中默默计算撞击时间。

哐!

又是一声!

普桑后备箱已经憋进去了!

哐!哐!哐!对方越撞越来劲,丝毫不顾玛莎拉蒂的车损,疯狂的撞击,将怒火撒向普桑。

很快!

后保险杠裂了,后备箱连续憋进,三厢成了两厢!

眼看对方又一次撞来!

算准时间的宋楚扬猛的一别方向!

急拉手刹,嗤!橡胶在地面狠狠的摩擦,留下深深的印记,手刹上的巨大反馈力,导致宋楚扬右手青筋虬结!

普桑如电般急转掉头,玛莎拉蒂在电光火石间被错开。

下一秒,就要冲出路面,坠入悬崖!

“啊!”杀马特双眸瞪大,暴起尖叫。

条件反射般,急打方向,捡回了一条命。

杀马特脸色惨白,连吐重气,妈妈呀,捡回一条命。

越想越不甘心,刹车,减速,掉头,去找宋楚扬算账。

谁知,宋楚扬的普桑停在原地,动弹不了了!

暴打杀马特

刚才的连续被撞,加上急转漂移,老迈的普桑,直接熄火了。

“哈哈,车不行,技术再好有卵用,有种来追我啊,哈哈,笑死人了!”杀马特开车玛莎拉蒂回头停在宋楚扬边上,大笑讽刺道。

“这坏在半山腰,打电话喊拖车估计得折腾半死吧,希望你能喊到人哟,拜拜!”杀马特挥挥手,对着普桑喷了好一会尾气,挂档离去。

“麻痹,老子还要见媳妇啊!小子,这仇老子记住了!”宋楚扬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恼火道。

快速下车,打开引擎盖,宋楚扬眯着眼睛查找故障,只能搭根线了,肯定撑不到苏南市区。

宋楚扬嘴角一扬,心中有了妙计。

五分钟之后,普桑晃晃悠悠的朝山顶开去。

蛇盘山山顶,很多的纨绔,豪车,美女,烧烤架!

一处火堆,围着七八个人,男女都有,各种发色,各种造型,就没一个正经的。

一杀马特,搂着一女人,女人手里拿着喜力啤酒,自己抿一口,然后喂给男的喝,嘻嘻哈哈闹做一团。

火堆旁的跑车,堪比一个车展。

哒哒哒,宋楚扬的“两厢普桑”华丽丽的登场,三秒之后,一声呜咽,引擎盖白气直冒。

小伙伴们陷入石化,三秒之后,爆笑四起。

有人甚至朝着普桑砸酒瓶,朝着宋楚扬做起了loser手势。

“谁啊?这车还敢来?”

“垃圾,报废车还不滚蛋?丢人现眼!”

宋楚扬下了车,丝毫不受影响,目光环视四周,最终落在了一个大的报废油桶那。

玛莎拉蒂和它的主人。

那货左拥右抱,和两个美女在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

宋楚扬抽出一根香烟,点上,慢慢悠悠的朝着杀马特走去,脸上虽然挂着笑意,但特别的渗人!

那货摸了一把美女,卖弄起刚才的表现:“嘿嘿,真过瘾,可惜没拍下照片,你们不知道有多帅,玛莎拉蒂在S弯狠撞普桑,那普桑根本只有打转本事,要不是哥手下留情,这货就栽悬崖了。”

真心吹牛不打草稿的。

“虎哥,你当时怎么做的,快跟咋讲讲细节啊,下次咋也好用这方法修理人!”旁边一个跟班小弟谄媚着问道。

“那!贴上去的时候,一定要控制好方向,进S弯的时候,带点手刹,对方刚要出弯时,一脚油门,松手刹,直接顶上去!啧啧,就像你们滚床单那样,凶悍不留余地,狠狠的一下!”

“连续几个弯下来,嘿嘿,别说没有车身稳定系统的普桑,就是同样的玛莎拉蒂,也得嗝屁,这不,普桑歇菜了,晾在半山腰,哎,老子看他可怜,放他一马!”

“哈哈,老大,就是彪悍啊。”

“老大,那货待在那肯定哭比比了!”

“老大,肯定爽死了吧?”

杀马特灌了两口就,飘飘然道:“爽,爽翻了,老子本来还想在耍耍他,可惜他停那不动了,我就转回去,请他吃了一分钟的尾气,那滋味,哈哈,爽翻!”

说到这里,杀马特狠狠的捏了一把美女。

美女眉头紧皱,但还是露出笑容,在他怀里扭捏了一下:“讨厌!”

“哈哈!下次带你一起撞人,爽的很。”杀马特眉飞色舞道。

“虎哥牛的一塌糊涂。”

“虎哥,下次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没事,喝完酒,再去看看,那王八蛋车要是好了,再撞他一次。”杀马特笑道。

宋楚扬已经来到他们身后,刚才的一席话,听得是清清楚楚,眼皮微眯,抽完最后一口气,扔下烟头。

宋楚扬拍了拍对方肩膀,笑眯眯道:“王八蛋说的谁呀?”

杀马特一愣,转过头,瞧见是宋楚扬,顿时乐了,抖着脚,学着街头篮球里的样子,摇着手指道:“说曹操,曹操到啊,车修好了啊?怎么?咋们再飚一次?”

宋楚扬嘴角一扯道:“可以啊,但先要热热身!”

话没说完,如电般出手,瞬间抓住对方摇动的手指。

“摇啊,你再摇下给哥看看。”宋楚扬人畜无害的笑着。

“啊!痛!”杀马特痛的龇牙咧嘴,想要挣脱,但是,手指就像是被钢钳夹住一般,越扯越痛。

杀马特急忙靠近宋楚扬,以缓解疼痛。

“跪下!”宋楚扬冷声道。

“你!你有种掰断!”杀马特骂道。

咔嚓,话音未落,食指断了,杀马特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周围的纨绔,本来散落在各个圈子,听到惨叫,纷纷起身,朝这边拢了过来,手里头有酒瓶,棒球棍,扳手之类。

“麻痹,大家打死他!”杀马特呼唤众人。

砰!一拳砸在他脸上,杀马特满脸开花。

宋楚扬笑道:“刚才不挺牛的么?怎么现在就想找帮手了哈?”

“你!”众人脸上微微发烫。

宋楚扬丝毫不在意人多,狠狠的补了一脚:“怎么样?人多就不打你?还在老子面前装比么?”

大家看到宋楚扬这么不讲道理的手段,全都傻眼了。

他们平时也打架,但基本都是以人多势众吓住对方,然后一拥而上,拳打脚踢,跟踢足球没啥区别。

可现在,对方不但不怂,反而更加嚣张,一时间,他们的火气被恐惧给压制了。

这货到底什么来路?

打人这么凶?到底为什么啊?连理由都没说。

说毛理由,杀马特惹毛了宋楚扬,宋楚扬上来就打,一下比一下狠,这就是他的风格。

“你们上啊!”杀马特惨叫连连。

可是,大家都有点懵,没人上前,反而纷纷向后,让出一个圈,宋楚扬就这么一下一下的揍对方。

没一会,杀马特已经惨不忍睹了,估计也很难认出来,就在地上不时的打滚。

宋楚扬一把将其拎小鸡般拎了起来,将他拎到玛莎拉蒂的边上。

砰的一脚,踢在他腰上,砰!杀马特的脸与引擎盖来了个亲密接触。

宋楚扬摁着他的脸,叼着烟问道:“你不是很会撞么?来啊,我让你多撞你下!”

砰砰砰,杀马特的脸一次次撞着引擎盖。

眼看叫声都没有了,宋楚扬还在那撞,刚才憋了一肚子火,这杀马特发哪门子神经,竟然想把自己撞到山下去,这还能饶过他?

突然!宋楚扬耳朵一动!

谁敢再嚣张

宋楚扬急忙向一侧躲开,一个酒瓶擦着他的脸砸在了挡风玻璃上。

轰的一声,炸开,火光四溅。

“擦!敢偷袭老子!”宋楚扬火冒三丈,这群屁孩竟然玩偷袭,还把汽油撞在瓶里。

众人顿时楞了,这人绝对练过,后脑好似长了眼,这样的偷袭都能躲开。

愣神的恐惧,宋楚扬已经快步赶来,一个飞腿,将刚才偷袭之人给踢飞。

“冲啊!”

“我们人多,干死他!”

宋楚扬冷笑着扑上去,一拳一个,一脚一个,从不打第二下,只是几秒钟,已经放翻七个。

剩下等人拎着棒球棍,酒瓶步步向后退去,他们怂了,真没见过这么猛的。

宋楚扬一个跨步,一把揪住一人的头发,将他拎到了火堆前:“怎么?你也想用火烧我啊?”

“没错!老子要烧死你,为虎哥报仇!”这人咬牙切齿。

“呵呵,还挺有骨气的。”宋楚扬冷笑着,将他手里的酒瓶夺下,将里面的汽油浇在他头上。

然后猛的将他往火堆前靠!

“妈!”那人闭着眼睛,惨叫连连,以为要被烧死了,吓得当场就尿了。

“就这怂样还玩火?”宋楚扬乐了,一巴掌将其扇飞。

宋楚扬回头,眯着眼睛看着其他人,眉头一挑,道:“怎么样?还要打么?一个个偷袭太慢了,你们速度一起上,我还急等回家见媳妇呢。”

此时,宋楚扬已经不是普通人,火光映照在他邪气的脸上,微笑变得狰狞,如同戏谑的恶魔。

纨绔们想逃,可是心有不甘,这么多人被一人欺负的跑路,以后在这圈子还怎么混?

“麻痹啊,兄弟们,一起整死他!”

“这是我们的地盘,弄死也别怕,开普桑的穷比,我爸能摆平!”

“我舅也能摆平,大家下死手!”

这么一喊,如同打了强心针,不多的勇气,顿时暴涨起来。

抄家伙,酒瓶,扳手,棒球棍,燃烧的树杆,握在手里,冲向宋楚扬。

一时间,整个蛇盘山上怒吼,嘶喊声,绵绵不绝。

宋楚扬满意的笑道:“一群小撸瑟,这么想死,那我便成全你们了!”

话音未落,一个杀马特手中酒瓶砸在宋楚扬脑袋上,砰的一声爆响。

宋楚扬纹丝不动,连血都没出。

“什么?”杀马特看看手里的半个酒瓶,愣在那儿。

“滚你麻痹!”一个飞脚,送他十米之外。

其他几人已经冲到跟前,宋楚扬化掌为到,连劈数下,全部脖子一扭,栽倒在地。

咔嚓!一条粗链子,猛的套在宋楚扬脖子上!

不等对方用力,宋楚扬急速一个翻身,反手一拉,对方一个狗啃泥。

宋楚扬将铁链子套在他脖子上,将他勒晕过去。

各种手段齐上,但是全被宋楚扬给破解,上来的人,没一个还能站着。

宋楚扬一边打一边骂:“麻痹的,欺负你们就跟欺负小学生一般,不过,你们也太不像话了,老子今天就做一回老师,好好教教你们做人。”

“就这种身手,还飙车?还想打群架?一个个杰森斯坦森来了啊?”

“把老子弄死,你爹能摆平?你舅能摆平?刚才谁说的?举个手?”

没人举手!

“没人举手是吧?你们就一起挨打!”宋楚扬一路过去,见到站着的就放翻,再敢爬起来的,再次打倒。

没一会,那些没晕的杀马特,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不敢再爬起来了。

局面控制了下来,宋楚扬掏出白沙,点上一根,舒服的吸了一口。

眯着眼,微笑着看着众人,随即来到玛莎拉蒂前,照着反光镜,梳理了一下头发:“马上要去见媳妇,还好没破相!”

杀马特们面面相觑,大哥,你这是什么路数?!

猛的,宋楚扬发怒道:“特么混账,老子三十块钱刚做的离子烫都给你们弄乱了!你们必须赔!”

杀马特再次面面相觑,大哥,都什么年代,还离子烫,你从哪里来的!

四处火光,热浪滚滚,但是,除了宋楚扬,没人敢说话,气氛极为肃杀。

“到底赔不赔?”宋楚扬再次问道。

“赔!你说咋赔?”有人害怕的试探问道。

“对啊,大哥,我们服了,放过我们,你开个价吧?”

宋楚扬抽了口烟道:“老子本来急等着去见媳妇,现在车被你们撞废了,发型也毁了,我媳妇见到我这样,还不骂死我?”

艾玛,他这么凶悍的人物,还怕媳妇?果然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大!大哥,这里这么多车,你看中哪辆,开走即可,跟你换普桑。”

宋楚扬满意的点点头,笑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原来一个个眼比天高,嚣张的不得了,经过我的悉心教育,立马就上道了,会做人了。”

“是是是!大哥教育的好,教育的好。”杀马特刮花的脸上露出违心的笑容。

“可是,我这普桑不值钱啊,我要是跟你们换,这不是强买强卖么?我这么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怎么能做这种事?”宋楚扬有些犹豫的掏出根烟。

有个杀马特,壮着胆子,爬起来,赶紧给点上火,陪笑道:“大哥什么话,你这普桑原装进口限量版,现在已经停产,极具收藏价值,你看那些古董老爷车,都卖到上千万了。”

宋楚扬满意的拍拍他的脑袋:“嗯哼,你小子不错,可以做让你做班长了。”

“班长?哦!谢谢班主任,谢谢班主任栽培。”杀马特一愣,顿时回过神,立即拍马屁道。

“行了,我就开那辆捷豹吧,以后这个班就交给你管理了,好好带带他们,别一天到晚的惹是生非,好好学习是王道,知道了吗?”宋楚扬掐灭烟头。

“是,班主任放心,请走好。”

宋楚扬走到普桑那,将媳妇的照片取下,进了捷豹,一脚油门,捷豹飞驰而去。

一个纨绔不服气道:“老大,咋们就这么算了吗?摇电话,喊几卡车兄弟,让他们在山下堵路,砍死那装比犯!”

啪!一记狠狠的耳光扇来,“班长”火冒三丈道:“摇你麻痹的摇,你想作死,现在可以去追他!你没看出来么,他刚才只是教训我们一下,要不然咋们全部嗝屁!我们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好么?赶紧收拾下,还能动的都他娘的别趴着了,将昏迷的送医院。”

捷豹在山路上疾驰,宋楚扬玩了几个惊险的漂移,骂骂咧咧道:“这么好的跑车,在那些废物手里,真心玩渣了,哎。”

几个轻点脚刹后,一脚刹车,极佳的制动性能,捷豹停下,宋楚扬解锁后备箱,大声道:“行啦,出来吧。”

过了几秒,丝毫没有动静。

宋楚扬哂笑道:“嘿,小妮子还挺倔的,不怕我是坏人?”

宋楚扬点了根烟,大声道:“你要再不出来,我就连续几个甩尾,把你甩的吐出来!”

咔哒,后备箱开了,慢慢探出一个脑袋,然后整个人缓缓爬出后备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