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 家长辅导(2)

汪氏教学法2020-03-24 09:19:14

作者:汪财茂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30051608
来源:知乎


现代语文整体观(1)


上一篇的目的,是请大家一起来首先锁定课文,先课内,后课外。

这一篇的目的,是请大家一起来整体把握现代语文,尽快掌握现代语文。

现代语文,不过百年历史。白话文运动的初衷,是为了让中华民族尽可能快地提升文化素质,开启民智。作为教育工作者,作为语文教育工作者,我们可以把现代语文的教学成果作一作纵向比较和横向比较,比较以后,该坚持的坚持,该反思的反思,该反省的反省,该改进的改进,坚持、反思、反省和改进的目的,是真正实现初衷。眼前最为急迫的是:尽快减轻孩子和家长的负担,尽快教好学好现代语文。

先做纵向比较,和古人比。

古代蒙学家,先用一两年时间,教会童子认识两千多字,然后,引导童子直奔儒家经典,让圣贤们直接教育子孙后代,走出了一条正统之路。

蒙学家们一边引导童子学习经典吸收国粹,一边引导童子学习做文章拿出自己的东西。以教属对为例。

古代蒙学家教属对,都是由简而繁,从一字对开始,然后逐渐增字,进而为文。这种一步一步引导的方法,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借鉴。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师出一字“虎”,生对一字“龙”;

师增加一字“猛虎”,生增对一字“神龙”;

师又增一字“降猛虎”,生对三字“豢神龙”;

师再增一字“威降猛虎”,生对四字“术豢神龙”;

师还增一字“奇威降猛虎”,生对五字“异术豢神龙”‘;

……………………

这种方法,也可以说是文字游戏,童子们都喜欢玩。就这样,一步一步地玩乐,自然而然地提高,既进行了作诗为文的基础训练,又进行了各种综合训练。


这样训练的结果,我们直接看例子。蔡锷将军五六岁时,父亲带他上街,街上人多,父亲就把他顶在肩上。有人知道小蔡锷很聪明,就以此情景为题,随口出一上联:“子将父作马”,

哪晓得又谁知,小蔡锷不假思索,随口答道:“父望子成龙”!可见,文字游戏,完全可以引导儿童多玩,多多益善。


我们再看明代张居正。张儿时家贫,破衣烂衫,一日见一过路大官,大官见张,不知道怎么就来了兴致,对着小小张居正口出上联:“小小猫儿觅食吃”,小小张居正小口大张:“大大老鼠偷皇粮”!


大官不怒,反而兴致更浓,抬头而望附近文庙,以实景又出一上联:“大文庙,两棵树,顶天立地”,小小张居正随口即答:“小学生,一枝笔,治国安邦”!


这些五到十岁古代孩子的例子,可以一举一大串。如此训练,十年寒窗,一部分可以考取举人。民间流行一句话,叫做:十年能够学成一举子,十年学不成一商人。今天的高二学生,也就是经过了十年寒窗。当然,古代读书人,也不是个个那么早慧,更不是个个中举。


古代读书人,不中科举,散落民间,也构成了良好的社会生态。


对联天子朱元璋,微服来到小村饭馆,点这没有,点那也没有,只能够将就几碟小菜,一壶薄酒,朱皇帝一声叹息,竟成上联:“小村店,三杯两盏,没有东西”,谁知道,小店老板也会这个,对出了下联:“大明朝,一统万方,不分南北”!

当时的国民素质,由此可见一斑。今天的孩子们,少则读了十几年书,多则能够读约二十年书。以前的人,哪有这个福分?我的父辈祖辈,上学时间都很短,他们的文化水平,我就琢磨不透。我祖父民国初年只读了一年半私塾,他那谈吐,他那一手好字,令我这个大学生研究生汗颜!

这样一对比,我就感到,古人的语文教学,走的是一条直路,直奔主题!我们今天的语文教学,好像是走了一条弯路,而且是像盘山公路那样的弯弯曲曲的路!


至于横向比较,我就不具体比了。马来西亚华侨的几个孩子对我讲,他们小时候,必须学会四种语言:马来语、英语、汉语普通话、汉语客家话。那里每家华侨的孩子都这样,而且都学习得很好。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把大陆的语文教学,和各地华侨后代的语文教学,还有港澳台地区的语文教学,作一作横向比较,可能会得出一些很有益处的结论,吸收到一些很宝贵的经验,这对我们的汉语教学应该有所帮助。


现代语文,也就是一个以白话为基础的语言文字外壳。学习掌握这个外壳,在义务教育9年之内,应该学习得很轻松很轻松,应该掌握得很好很好。加上学前这几年,那就应该更好。小学阶段的语文,应该基本完整地掌握和熟练运用这个外壳。


初中阶段,应该腾出更多时间学习文言文。以此作为目标,意义很深远。因为,读完初中,大约有一半的孩子要分流到职业学校接受职业培训,他们完整准确快速地理解人家的东西、表达自己的东西,都离不开语文这个基础的基础的基础!这几乎关系到这些孩子的一辈子,也关系到综合国力的提升。


现代语文这个语言文字的外壳,我想这样来予以描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