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上尼斯时的内心活动

PWgg2019-11-13 07:23:57

出发的时候,米兰大雨滂沱。这是我在米兰见过最大的雨,铺天盖地地洒下来,抬眼便是灰蒙蒙的天空,如果加上电闪雷鸣,一定会和珠海深秋暴雨之季相差无几。米兰这座城市,太过中国化,些许嘈杂的市井,杂乱无章的街道,遍地可寻的中餐馆,与其他规整有致的欧洲城市太过不同。以致于闲暇之余,我并不想在这里多待上片刻,总是计划着出走,或已经在路上。

浮空水汽中,一辆4座的法式雷诺车,为我们四人隔出了一个单独的世界。车上四人,前座是一对二三十来岁的法国情侣,后面是我与同行的伙伴。我们采取的交通方式叫做BlaBlaCar,类似于中国的顺风车。这种交通的精髓在于车上融洽和谐的聊天氛围,BlaBla在法语中的意思便是闲聊。这辆车足够小,小到左右两侧分别只有一扇门,坐在后排的人,需要推开驾驶或副驾驶的座椅,迈步进入。

但也正是这辆车的小,让我们见识了法国人的浪漫。我们与那对情侣进行了短暂的聊天,便开始各聊各的。接下来十分钟之内,与我相隔大约30cm的法国小哥,与她的女朋友进行了数次旁若无人的亲吻。旁若无人的亲吻。

我们一路向南,驶出意大利后,便沿海行驶,天气也越来越好,回头时竟发现了一束彩虹。

晚上到达了尼斯,这样的法国小镇在夜晚总是显得格外浪漫。地中海的风吹来,携带着潮湿的水汽,闭上双眼,转过街角,仿佛就会遇见苏菲玛索一样的女子。

当晚的睡梦中我梦到了一些许久以前的事情,关于少年时代的理想与期冀。那时总想着远走高飞,计划着种种关于未来,关于理想,关于旅行。但当你真正发觉未来慢慢来临,梦想将要实现,路途就在脚下时,你会发现做梦的那些日子,和朋友计划未来的那些日子,才是最珍贵,最美好的。

第二天我们前往了摩纳哥,世界上第二小的国家。摩纳哥一面靠山,一面临海,地中海的阳光从山顶一直洒下来,整座城市沐浴在一片金色当中。靠山的一侧房屋众多,屋舍俨然,错落有致;临海的一侧游艇遍布,深绿色的海水轻轻起伏,抚摸着这座城市的边缘地带。登上山顶,整座城市的景色尽收眼底,倚在栏杆上吹着地中海的海风,眺望远处的海平面,格外惬意。

除了宁静,摩纳哥也有另外一副模样。世界著名的F1赛车跑道——蒙特卡洛赛道,便在这座城市之中。听闻每年赛季之时,这里会汇聚世界各地的著名赛车手。豪车,香槟,美女,金钱,为这座城市注入了辉煌璀璨的金色血液。

第三天我们登上阿尔卑斯山南侧滑雪。沿着盘山公路螺旋上升,窗外之景缓慢渐变。青山绿水,白雪皑皑,同一时节的阿尔卑斯山呈现出不同之景。这是我第二次滑雪,并不是非常熟念。于是在初级赛道上循环往复,倒也是一天下来没摔跤。坐上缆车到达山顶最高处,放眼四周,白雪覆盖的丘壑连绵起伏,圣大的天光洒落下来,景色纯净得如天堂一般。如果有空,在这里办上一张周卡,住上一个星期,白天滑雪,夜晚在雪屋中依偎火炉取暖,倒算是真正体会到了雪山深处人家的生活。

第四天和我同行的伙伴一大早飞回了维也纳,我也得空一个人欣赏了尼斯的蔚蓝海岸。清晨,坐在海岸边的长椅上,沐浴着暖暖的阳光,听着海水拍打海岸的声音,放空自己。那时会想象着要是能一辈子居住在这样的城市,会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上午晚些的时候,约上了在尼斯交换的同学,徘徊在海岸线,聊聊天,也很愉快。

下午搭乘火车返回米兰。一路向北。

 希望将来有一天,还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