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两个人的旅行

连云港山海部落2019-07-06 03:38:32

彩云之南,两个人的旅行


注:游记篇副较长作了删减,原贴可至山海部落网站搜索


云南之约,始于最初。对云南的向往,一直就是这样子的,两个人状似漫不经心一般地闲逛。很幸运,有这样一个人,有这样一个机会,让梦想成真。这份幸福的真切。值得感谢。


















【DAY1---DAY3】

连云港出发,经徐州,经郑州,到达昆明。然后昆明到大理,继续火车,晃到大理。投宿。到了昆明,看时间尚早。吃了份贼拉贵到肉痛的拉面之后,我们就依旧选择了火车,而且是最慢的火车,晃去大理。对火车旅行也有种执念,总能看到不同的风景。




一路上都是各种依山而建的山寨。走走停停,下去一拨人,上来一拨人。坐在车厢里,看时间从指间流过。

那边是算得上古老的村寨,这边却是繁华的街镇。在同一片蓝天之下。


火车驶向哪里,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跟一棵大菠菜在一起,
重要的是,我们在路上。

【DAY3夜-DAY4日,大理闲晃一天。大理古城,洱海,三塔。】

知道有个地方叫大理,是看天龙八部,那位多情的段世子,那些个缠绵悱恻的情感
纠结,反正印象最深的,大理多白族,白族女子多貌美。
于是,到达大理古城的第一时间,就在街头巷尾搜罗美女倩影。
经过一天一夜的闲晃,未遂。



竟然有条专门的“洋人街”,就好像国外有个“CHINA TOWN"一样儿滴。
唯一不同的是,洋人街里,很少洋人。


花了两块钱登了东西南北其中一门。远眺了下古城,一景。


其时不是旺季。又是正午炽烈的大太阳,街上很安静。


街上很多所谓名族的所谓手工艺品。
驻足观察了下,跟阳朔的西街,没啥两样。
白天,大理街上,更多的是晒太阳的人。


夜晚之后,这里就是邂逅和被邂逅的绝佳去处。


喝茶之所,一定要有一地阳光,一捧鲜花,宁静的街道。


大理一隅。


叶子花。也叫贺春红。只在明媚如春的地方才能开花绽放。
一旦开放,就是热情奔放地花开满枝,不惜伸出墙外来。


菜说,拍旗子一定要称以蓝天。
试了下,果真把个小旗子,拍得很有爱。
可惜,大中午的老板偷懒,店门紧闭。

大理主要是白族。白族也喜聚居。在白族的村落,
家家户户雕龙画栋,屋角檐下饰以水墨丹青。
留心观察了下,都是团团圆圆的寓意祥和的图案。


我的理想之一,就是开一家可以在十点开门的小店。
本来还对自己的懒惰深以为耻。
这次竟然邂逅了一家,比我还懒的小店。
这样的店主人,实在是诚实可爱的紧。



大理景点之一的,三塔。白天去的,没机会欣赏三塔映月。
一心想寻个更高处,拍个全景的,结果走了个把小时,
把这个三塔景区绕了一圈儿,发现都被围墙围死,
找不到高处,可惜。


路遇两个漂亮的白族妹妹。巧笑倩兮。
可惜脸皮不够厚,没敢拿镜头对着杀。
只等人家走近错过身去,
才心有不甘地且把这两抹身影给记录下。


找了个角度,把三塔拍全。


三塔广场上的一个雕塑。一度很好奇这是个啥东东,
特意小碎步跑了过去,抬头盯之,研究了良久。


猜不出来,不甘心,就转了一圈,
才发现,刚才盯着看了半天不知道是个啥的东东,
其实是这货的屁股。
好吧。我承认,我真的,不是很聪明的银。

莫道美景销魂,只因风花雪月。
抛却一切纷扰,在洱海边感受纯粹。


阳光在午后,岁月在身后。


荡舟其上,任凭心思缱绻,且记忆这一刻的美好。


面朝洱海。


春暖花开。

【DAY4-DAY5,大理到腾冲。长途卧铺车。逛热海,闲晃和顺镇。】

腾冲有火山,有热海。方向一上一下。
长途卧铺一路睡到腾冲。凌晨2点到达,硬是在车子上睡到七八点,太阳出来了才下车。
不慌不忙地,找了家米线,热乎乎吃下了肚,才开始研究,怎样?去哪国丁?俺们家菜问。
不晓得年,听领导滴。然后俺们家领导就说,好,热海。

热海其实是个狭长的峡谷,内有地热,更有温泉休闲,主要景点之一,就是这个大滚锅。
看到这一锅热腾腾的热汤的时候,俺们因为坐了摩托车过来,一路冷风吹着正哆嗦着。
所以,看到这锅汤的时候,俺是很开心,很激动滴!


大滚锅者,温度据说足有90多度,花生鸡蛋这个豆那个豆,
能想到的所有可以水煮的东西,都可以拿来煮,立等可吃~


边上的小水洼都可以拿来煮鸡蛋,只是有股子硫磺味。


山里大大小小的,凡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热气腾腾的温泉。
也可饮用,风湿关节,腰肌劳损,坐骨神经,毛病疼痛都有奇效。
甚至。。。还有让人怀胎滴~
看了下,怀胎井边游人最多,来者必喝~


景区设了温泉度假区,美名曰为,美女池。
呃,反正我是没看到美女。连只活物都么得的。


倒是路边,甭管大小池子,只要是冒热水,热气,温度不是很高的,
都有游人围观。甚至拿出随身带的毛巾,当场洗脸洗胳膊起来。


珍珠泉,名字很唯美。有无数的细小泉眼,往外喷涌热水热气,
冒着热泡泡,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池珍珠,在莹润滚动。


这是美女池边的泉华裙。


步行道两边,一路都是热气腾腾的。


蛤蟆嘴。由于火山活动,造成独特的气泉。
喷射而出,足有百米来高。
看起来,是三只蹲坐的蛤蟆,
仰起头,哈气连天。哈哈。


晨光从峡谷外照射进来,天地彻底醒了过来。


而我们已经把热海玩了一圈。一早的寒意借机也驱散了去。

和顺古镇。据说是十大魅力名镇之一。到了腾冲,俺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镇子的规模真的挺大的,依山而建。
老房子或者做成老房子的新房子们,鳞次栉比,延伸而去。


寻了家民居客栈。巧的是,楼上住着的一对北京老夫妻,
竟然跟我们坐了同一辆卧铺车来腾冲。
人很热情很健谈很爽直,叔叔张罗了一顿很美味的午餐,
在异乡,一桌异乡客聊着天吃着饭,好像一家人。


午饭后,开始两个人的溜达。


阳光正好。村子里大街小巷,还是比较安静的。


和顺的牌坊。


和顺的楼。


和顺的小巷子。


和顺的房子。


和顺的财神庙。


走累了,索性,就坐在财神庙前,
抽个小烟,晒晒太阳,发发呆。


财神庙在和顺镇子的上方,大多数的老房子都可以看到。


和顺一角。


铃儿花。并蒂花开。
和顺的最高点。


中天寺。寺庙很大,庙堂很巍峨。


比较有名的花大门古民居。据说正房的历史可以上溯一二百年。
在装修,只拍了门牌。


广场。有小吃,有卖翡翠的。


艾思奇故居。


松花糕。1.5一块。第一口吃起来挺香。
第二口吃了就开始发腻。
有浓郁的松香味儿。


云南出翡翠。玩石头的最疯狂的就是赌石。
一夜暴富一夜赤贫,都在一块石头上。


夜深之后,有点冷。山上很宁静,山下有酒吧街。
晃了一天,早早休息。


次日早,离开和顺。


有个心愿想和这个牌坊合影。菜说,婚了,就表装了。
于是,很怨恨地,把菜的大屁股给拍了下来。报复~


【DAY6-DAY7】和顺-六库-匹河,夜宿老姆登,怒族村寨。

DAY6 坐了整整一天的汽车。一早从和顺出发开始,一直到匹河,包了一辆三轮车上山,基本上,都在等车坐车。
好容易赶到山脚下的匹河,已经没了车上山了。为了次日早上能睡个好觉,决定摸黑包车上山。
盘山公路比较险,司机开习惯了,我在车上却很怕怕。

从腾冲车站出发,经过曲折婉转的高黎贡山,刚刚觉得好像是到了相对的平地,
就一连遭遇两拨上车检查的边防兵。身份证明很重要。还要盘问来自哪里,去往何处。


到了六库车站,要转车去匹河。抬头看到怒江大峡谷的字样。
自此,几日间,我们都在怒江峡谷里游荡。


到达老姆登,已经夜晚八九点。老姆登海拔一千八,上山多是依靠三轮车。
也算得上是种小型班车。只是我们到的晚,只能花重金50块,包了个车子上去。

先是打算投宿姐妹花家的,不巧客满,院子里人声鼎沸的。
就算老板好心让了自己住的房间出来,依旧觉得很嘈杂。
于是,换了怒苏里家,网上讲的曾经环成一圈儿的三座小木楼,
如今拆了一座,改建成楼房。刚刚安顿好,听到不远处有歌声传来。
原来,那种很有名的法式教堂,竟然就在他家脚下。
灯光闪映处,是当地教众,在排练唱诗表演。

听说可以去参观,甚至参加她们的排练。
当场兴冲冲地携了俺们家的菜,以及客栈家的忠狗海豹,
以及另一只邻居家里寄居来的混吃混喝的某狗,欢欢。
一行两人两狗,朝着教堂走去。

到了教堂,发现好多青年中年姐妹,偶尔掺杂几位男同志,
大家手牵着手,很开心地边唱边跳。
队列最前方有两个年龄比较大的大姐,
还很热情地招呼我加入。
可惜,她们唱的是傈僳语,
而且跳得也很难。
我五音不全又四肢僵硬,
就很知难而退地且在一边相眼。

最后,其中有位大叔级的教友,
很热情地出了队伍,来招呼我。
跟我很是大大谈论了一番关于人生关于理想的话题。
无非是教人向善,
说点上帝救人的神迹。
觉得无妨,我又没啥特定信仰,
且做个晚辈,陪着聊聊天而已。
只是,没想到,
大叔基本上已经到了神侃的境界,
俺家菜催促了很多次,
他才舍得放我回去客栈。

呵呵,山中的夜,是独特的安静。间或两声狗吠和虫鸣,
听起来,却丝毫不觉得吵闹。





次日早,难得不用早起。
早饭都舍弃了,心安理得地一直呼呼到了将近10点,
出门在外的日子,这样的享受是难得的奢侈。
养足精神,迎着一早耀眼的朝阳,
去寻找“记忆之城”,知子罗。


毕竟算得上高海拔了,这天际蔚蓝得很。
虽然日照太过强烈了点,但是心情很好。


知子罗的路标,记忆之城。
知子罗在傈僳语里是“好地方”的意思。
虽然老姆登和知子罗都是怒族村寨,但是却通傈僳语。
曾经有砖家预言,此地会有山体滑坡不适宜居住,
所以大半村民搬迁了出去。
如今虽然还有人迹,却明显繁华不再。


傈僳语有自己的文字,据说是法国传教士帮忙给创制的。
所以看起来,都是一些扭曲的英文字母。
多民族融合之下,虽然也有汉族的贴春联的风俗,
写得却是傈僳语,看起来很奇特。


知子罗上的图书馆。正对着一片小小的篮球场。
边上就是一座小型学校的教学楼,和曾经很具规模的茶厂。
老姆登上的高山绿茶,很有名。海拔2000左右,才产此茶。


正午,阳光晒得人暖融融的,孩子们都被老师给赶到了操场上,
边晒太阳别写作业。听老师介绍,山上的上学的孩子很少,
整个学校也不过才三个年级,十来个学生。
太阳好的时候,孩子们都是这样子做作业,教室里太阴冷。
墙上的标语,看起来很亲切。




身后是老姆登的神山。如同皇冠一般。
正对着老姆登,庇佑村落不受灾难。


可以鸟瞰怒江峡谷,号称东方第一大峡谷。绵延数百公里。


在客栈老板家中展示的怒族服装。


老板家的忠狗,海豹。昵称阿豹。性格跟菜有点像,
忠厚,木讷,很有安全感。哈哈。


客栈老板。风趣幽默,多才多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据说老婆都是通过对歌,对回来的。


客栈正对着教堂,神山。


在傍晚时分,可以坐在竹楼上,遥望神山,
听着教堂传来的唱诗声,静静发呆。


夜幕。


吃了老板做的可口晚餐之后。围着火炉,喝上一杯老姆登绿茶。
有老板家的另一口子,咪咪同学亲自作陪。


山上到了晚上就会气温骤降。
为了取暖,这货已经把自己的眉毛胡子都给烧了。


而且好奇心特别的重。有一点声响,就能惹得她上蹿下跳。
在山里,烤着火,逗逗小猫,也是享受。

【DAY8 匹河-福库-丙中洛-秋那桶。夜宿秋那桶。】

在老姆登慢哉悠哉地晃了一天,吃饱睡足。
早上很早起床,太阳刚醒过来,山村还在一片睡意朦胧里。等不及三轮小公车,我们就自己背了包,打算抄了小路晃下山去。
阿豹跟厚脸皮狗狗欢欢,以及邻居家不知名的狗狗,一共三只,一路走在我们前面,给我们带路。
一到分岔路口,狗狗们就会停下来等我,或者拐弯处没看到我,还会特意回来在我腿边绕绕,让我跟上。
后来我们遇到早上第一班的小三轮,搭了车走完下半程,阿豹依旧奔跑了追了我们很远。
是真的很舍不得,我都差点包了眼泪。



鸟瞰怒江一角。


怒江边的村寨。


沿着怒江一路北上,从福库前往丙中洛的路上,遭遇的石月亮观景台。
当地傈僳族称之为“亚哈巴”,意味勇敢者向往的地方。


据说石月亮是一个天然镂空的溶洞,其内有三颗大树,天气晴好的时候,可以窥之。
其下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可以亲自前往,攀援游览。
个人觉得,这个月亮最形象的,却是这样子远远的看上一眼。


著名的怒江第一弯。依据山势阻挡,怒江在此很高傲地弯曲了那么一下。
我们没有刻意停车,只是拜托巴士车的司机,到此稍微开慢一点。
司机大哥人很NICE。拍到了很多人特意停下来都没拍到的相片。


看起来,是很清晰的"U“型。不过个人总感觉,此物比较贴近马桶圈。。。
好吧,我邪恶了。


丙中洛。藏语的意思是“青沟边的藏族村。”
顾名思义,此地多藏族。其实,后来了解了下,
这里藏族,傈僳族,独龙族,怒族皆有。
而且语言也很相通。


午后,山坳处,丙中洛。怒江峡谷里的桃花源。


我们没在丙中洛多做停留,直接去往秋那桶。
怒江峡谷北边的最后一个村子。
再往里走,就能去西藏。


坐车去秋那桶的路上,其实还有其他两三个“桶”。
我自动以为“桶”在怒族语里就是村寨的意思。
后来才晓得,“桶”者,有平安,和平之意。
是怒族,傈僳族村寨才用的名字。
而路上遇到的比如什么什么当,是独龙族的村寨。
什么什么洛,却是藏族的村寨。


秋那桶的这个桶,其实并不大。晚饭前随意溜达了下,
基本上就算有了个大概印象。


遇到三两村民在归家的路上。此地多用背篓,背草背粮背娃娃。


还有个奇特景象。这里人基本上就把啤酒当成日常饮料来饮。
我们坐个车子,我们之外都是当地村民,一人拎着一个啤酒瓶子。
连招呼都不打一下,直接捧起来就一番牛饮。
而自己家酿的米酒,什么酒的,也是田间路头就拿来畅饮一番。
无论男女,酒力都非同一般。


山上海拔一千多,日头下去后,立马变得冷。
投宿老白家里,穿着睡衣去十多米以外的屋后去上茅房,
冻得很激动。这个时候很怀念家里的马桶。呵呵。


【DAY9。秋那桶-雾里村-这个桶那个桶-丙中洛。】

徒步曾经的茶马古道。饿着肚子背大包压马路,除了一辆反方向的摩托车之外,没遇到可以搭的车。很热。很累。但是风景很美。

一大早。在乡村特有的鸡鸣狗吠中醒来。
收拾妥当出门的时候,村子依旧还笼罩在黎明的阴影之中。
阳光正在慢悠悠地透进山谷里来。


村子里很多人家都在慢慢醒来。


村里的房子。


晨光。


我们沿着昨天上山的路,一路背包徒步下来。


这桥是秋那桶的标志。过桥就是泥大当,秋那桶的中心所在。
有边检的官兵驻守。来往查身份证明。
往上是秋那桶,往左前,是去西藏的察瓦龙。


曾经的老桥,如今已经被贴上危桥的标志。
却依旧坚守在江边,那段历史欲说还休。


新桥扩挺俊秀。却少了古道驼铃的悠扬。


桥边上,秋那桶的反方向,就是传说的雾里村。
有曾经的一段茶马古道,至今依旧是雾里村进出的唯一通道。
来往3公里,不通车,只能徒步。


虽然要背包来回走同一段路。风景,却十分精致。


特别是这么一个弯道,忍不住驻足记录。
在阳光下,辉映江水,绿树花红。


脚下的辛苦,在这样的美景里,不值得一提了。


前往雾里村的路。


在崖体上人工开凿的羊肠小道。


脚下就是怒江深渊。


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哎呀妈,老刺激了。
弄得某菜一个劲儿地呵斥我,痴着,小心脚底~~


总算,雾里村就在眼前了。
可惜,不是一清早的晨光,看不到雾里若隐若现的景致。


到达村子的时候,是中午以前,村子里很安静。
大概村里的人,都在附近的田地里忙活。


很难得遇到老乡。当我们确信,只能原路返回的时候。
也就死心了,且看看村子再赶路吧。嘎嘎。


看房屋布局应该也是怒族的风格。


好容易看到一个女娃娃跟她的爷爷。
娃娃看到我很开心,我看到她也很开心。
我惦记给她拍照,她惦记我手里的奶糖。哈哈。


原路返回。过了桥,吃了点小炒米垫了肚子。
好容易在一堆枯枝树叶里找到传说中的“茶马古道”的牌子。


过桥到江这边,再看雾里那段古道。
正好有老乡赶着骡子出来。


虽然听不到曾经的那些个驼铃阵阵。
但是,且这一个画面,
大概能够想象曾经马队过茶马古道的景象。


到了江这边,再看雾里村。原来真的不大。


雾里村适合有雾,有细雨朦胧的时候来看。
这样强烈的阳光下,且只看个大概。
只是个村子。
来往三公里的茶马古道,才是最美丽动人的。


没有云雾缭绕的雾里村。


接下来的三四个小时,我们两个都在埋头压马路中。
还好,一路之上的风景不错,间或抬头还能看看雪山。


路过的几个村子也比较有风采。


重丁村的教堂。江湖人传说钥匙在一位人称丁大妈的大妈手中。
俺路过,发现铁将军把门,就安静地飘过,坐在路边小店门口,
休息兼看对面的帅小哥了,以及小小狗了。


结果,不多会儿,菜哥哥满头大汗的溜达回来。
拎着相机,很骄傲很自豪的YUE,拍到了。。。


天气很热,又没吃午饭,背着大包,
一路之上,任凭俺们美男计美女计,
都么人停车给俺们搭车。
气得我一再跟菜表白,以后咱也自己开车出门玩儿,
路上只要是遇到背着大包的,不管人家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去,
俺们一定要生拉硬扯地拐特上车!


总算,太阳还高高在上的时候,菜拎着我挪到了丙中洛。
找了家接待站,美美喝上一瓶菜哥跟我许诺了一路的百事可乐,
亲妈的,总算活过来了。


有个感受,觉得当地居民不知道怎么回事,
警戒心太过强烈了点,对陌生人太过冷漠了点。
虽然多信天主教,也是教人向善的教义,
但是,关于热心帮助他人这方面,
实在是没机会体验到。


【DAY10-DAY12】 头天晚上到达迪麻洛。次日早开始翻越碧罗雪山。山中2.5日。

丙中洛竟然遇到我们在老姆登怒苏里家里遇到的沈阳姐姐,人家跟外地驴友混了两顿饭,吃饱喝足之下,正坐在宾馆门口晒太阳。
陪着晒了一会儿太阳,小吹牛了下,然后就坐公车迷迷糊糊地跑到五区,好心的司机喊我们下车,指点我们坐车去迪麻洛。
翻雪山的心情很迫切,又迪麻洛进出路况不好,下午以后就没车来往了。
所以,干脆奢侈了把,两个人包了个小面的进山,80块大洋。活活儿的肉痛了一把。
迪麻洛是个很小的村子。多藏民。
我们在村公所门口等向导联络,然后被藏民很热情地让到屋子里的沙发上。
拿出一瓶啤酒,请我们吹。呵呵。


晚上找了位藏族大姐帮忙张罗了吃住。
跟她家亲戚若干一起在她家里吃比较不像藏餐的晚餐。
然后睡觉的地方是她父亲的一处闲置的房产。
一整个院子,都用来放苞谷。
当天晚上,住了我和菜两个人,
以及吭吭唧唧忙碌了一夜的三四五六窝耗子。


大姐家里招待的肉。吃起来比较像猪头肉。
要粘着那个辣酱吃。很辣。吃不来。


大姐家里的宠物~猴。独龙江抓来的。
很凶,很凶残。
我亲眼看到他拿手指撮小狗的屁股!
另外,智商很高,我进贡了一颗牛肉干,
人家从容不迫地把糖纸剥开来吃之~


藏族大姐家的厨房。
其实但从住房来看,跟这两天看的怒族房子没啥特别。
但是里面的气味,很浓烈。呵呵。


帮我们做饭的大姐,是怒族的。嫁来藏民家里。
会讲怒语和藏语。双语人士。


下了一夜大雨。我们本来都打算延期,
窝在迪麻洛发呆两天的。
结果人品好,
天亮之后,雨停了。
于是,一切按照计划,早早出发。
找的小向导白洲很早就来找我们打包了。
我跟耗子交流了一夜,基本上没休息好。。。


一开始就是无休止的爬升。
太阳出来之后,我感觉又回到6月了。


向导白洲的家师永功村。海拔2400。
从迪麻洛爬上来用了一个多小时。
但是上来之后,心情很好,
觉得这样子云朵之上的乡村,很美丽。










当得知,这只是我们翻越碧罗的起点的时候,
有那么一霎那,我好失落哦。。。
不过白洲人很好,
看我们负重爬升吃力,
主动提出用他家的马,
帮我们背包。
好人啊。。。
间或还有了时间,有了心情,停下来,看看风景,听听风声。


白洲家的牛棚,散落在我们往上爬的一路上。
白洲的父亲已经60多岁了,还牵着马儿,
很快就走在了我们的前头。


走累了,就歇歇,让马儿吃吃草儿。
今天可要辛苦这位马兄了。


我们身后的雪山。
昨夜的一场大雨,
把山顶彻底披上银装。
只是,山中气候瞬息万变,
不久,不远处的雪山山尖已经变天了。



简单的午饭之后,风突然就强了起来。
等我们走过那片草甸,好容易走到林子里的时候。
终于,变天了。
只是,由于海拔高,气温低,下的雨,变成了小雪。


幸亏下雪,气温低。
昨晚下雨变得泥泞的山路,
勉强算是好走的了。


林子很密,树很高。
7月贡嘎之后,再次见到松萝,很开心。
说明海拔已经到了一定的高度。

这是我们的向导,白洲。
人很腼腆,很善良。


四个小时之后,总算到了垭口。
白洲说,这叫巴拉贡垭口,海拔将近3700.
这条线路,不是之前打算走的那个,
方向都对,走了向导家,偏离了点就换了另一个垭口来翻。


垭口之后,跟可爱的白洲父亲和马儿告别。
我们重新背起装备,开始无休止的下山。


偷懒没做功课,一切都埋头跟着菜在溜达。
我很天真地以为,下了山就到山底谷地,我们的营地了,
就好像太白一样。
所以下山的路上,我是哼着小调,
很轻松地颠下山的。


结果等我颠到山脚下的时候。
白洲告诉我,这只是我们要经过的第一个牧场。车东牧场。海拔3100.
而我们今晚的营地,初卡,还要走上两个小时。


一路之上,要经过三两个这样子的牧场。
都是山下藏民们在每年放牧季节里,赶着牲口们来住的。


白洲安慰我,放心,接下来没有爬高了。
我们沿着河走。


好在景色很美,我也就一边走,一边拍照。
看天看地就不看表了,且耐住性子,往前挪吧。


由于天气变阴的缘故,四五点的光景,就已经开始变冷了。


而且,一路依旧还是有爬升的。只是不是直上直下的爬。
而是十来米,百来米,上上下下的享受。
两个小时后,总算,白洲说,到了。

其实,依旧不是我们原计划的初卡牧场。
初卡牧场还要往上个把小时。
天气太阴冷了,又有雨,白洲担心上去找不到柴火生火取暖。
决定,在初卡下面的色拉格丁牧场,找个小木屋。扎营!


我们快到营地的时候,前方180度,都是雪山。


只是隐在云雾里。我对明天天亮之后的美景,充满了期待。


我们的晚餐。幸好有白洲寻来的柴火,生了一堆很暖和的篝火。
当天晚上,我们的晚餐很丰盛。


晚上就把帐篷扎在小木屋里。
周边有雪水瀑布,看了一会儿雪山上的星空之后,
回到我们温暖的小木屋里,心满意足地睡去。




未完待续,近期会不定期整理一些以往的游记推送

如果你喜欢旅行,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LYGSHBL,或搜索公众号“连云港山海部落户外”,我们会不定期发布时下好玩、有趣、热门的户外路线和周末休闲活动。



山海部落--港城人的户外平台

长按二维码,两秒后自动识别,轻松关注

| 山 | 海 | 部 | 落 |
始于2003年3月

微 信 号:LYGSHBL QQ群:54317840
港城人的户外平台 我们已走过十二个春夏秋冬 期待与你同行
| 徒步 | 登山 | 旅行 | 交友 | 公益 | 环保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