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弟弟,他在香格里拉开了一家深巷子青年公馆

爽仔流浪记2020-07-01 10:48:03

2015年的秋天,我那时候大四,没有去实习,

而是跑去云南,待了很久。


9月在大理,待了一个多月;

10月初,和娜娜约着途搭去拉萨。



我记得我们搭车一路盘山公路而上,

到了香格里拉,原来高原这么美啊。


我看见草原上成群的牛羊,

看见离天空很近的地方,满是棉花糖的云朵。



我们顿时都不想去拉萨了,想留在这里,

于是我在登巴客栈留下来做义工。


那时候我和陈陈认识了,

客栈里还有一个96年的男孩儿,

老是穿着一件暗红色大棉袄。

他就是下图这个照骗里的boy。



那段时间,店长阿龙回家有事,

我们三个相依为命,一起看店,顺便认了个姐弟。


陈陈是大姐,我是二姐,

总穿红色棉袄的男孩儿就这样成了我们的三弟。


那时候,客栈里有一个菜单,

客人可以点单,我们来之前菜都是弟弟来做的。


店里有客人的时候,弟弟会带客人出去徒步,

高原上紫外线很强,所以他老是顶着黑黑的脸蛋,

可能还有点高原红,就像大山里的孩子。


我记得那时候,每天早晨,

弟弟会带着音箱进我们的房间,

开始最大音量放起床歌。


把我们两个有起床气的姐姐气到不行,

可是却拿他没有办法。


早上起床后,他会带着我们去隔壁的朵朵厨房,

吃牦牛肉米线或者土鸡米线,

晚上会带我们去附近的咖啡厅吃冰淇淋,

对,我就爱在冬天的晚上边烤火边吃冰淇淋。


万圣节的时候,我们说可以办个Party

看鬼片,吃零食,玩狼人杀。


然后弟弟带着我去超市,

说了一句“进去想吃什么随便拿,我付钱!”


我没想到,人生里第一次对我说这句话的人,

不是我爸,不是我男朋友,

而是一个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当然是很开心的啊!


有天晚上,陈陈说想吃鸡,

弟弟就带着我们的大姐陈陈去买了肯德基,

还有绝味鸭脖。


可以说,这是一个特别宠姐姐的弟弟了,

虽然有些不靠谱和孩子气。


后来,我和陈陈离开大理了,

弟弟还是留在香格里拉,一直留在那里。


后来,我第二次回香格里拉的时候,

弟弟又带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反正就是很宠。


再后来,我又继续满世界晃荡的时候,

弟弟告诉我们他在香格里拉开了一家客栈。



机缘不巧合,我过了很久,

才在去年去到了那家叫做“深巷子青年公馆”的客栈。


我问弟弟,为什么取名叫深巷子,

他说“好酒不怕巷子深!”



一推开院子的门,就看到看满院子的格桑花,

木质结构的藏式房子,让人心生喜爱。



院子里还有一只小哈,

说是阿拉斯加的萨摩的混血,香格里拉狗帮扛把子。


我特别喜欢在香格里拉晒太阳,

初秋的天气刚刚好,阳光温暖又可爱。



进入房间的时候,因为是青年公馆,所以都是床位,

但是,跟一般青旅又不一样,反正挺特别的。



整体的风格有点MUJI的感觉,会让人觉得很特别。


房间里,每个床铺上都有电热毯,

床尾安全柜,床头灯,体贴入微。



公共区域,是在院子里前面的独立的一层楼里,

冬天有火炉围着烤火,厨房和客厅也在里面,



还有一个巨大的书架,

可以坐在摇椅上看书听歌,和小伙伴吹牛逼。


那时候,很多客人游玩回来,

就会来客厅烤火,聊天,喝酒,玩游戏。



客栈的卫生间是公用的,但是热水超级给力!

毕竟在高原,热水太重要了!



从客栈出去,步行几分钟,

就可以走到独克宗古城里那个金光闪闪的转经筒了。



上次回去香格里拉,

基本上是给弟弟当了一段时间的厨子。



每天琢磨花样菜式,大盘鸡,酸菜鱼,烤鱼,火锅......



弟弟还带我种草了一家螺蛳粉,如果有人喜欢,可以叫他带你们去吃。


所以呀,大家如果去香格里拉,

一定要去深巷子体验一下哦,

报我名字说不定可以打折。


PS:订房电话:0887-829277717708879577

       掌柜微信:18677737077